庭燎

一条已经爬墙了的咸鱼

[all叶/1001叶] 17.SHOW HAND

最近糟心事太多,一不小心就更成了有生之年系列,我忏悔orz。

姑娘们,粽子节快乐!以及,请再爱我一次_(:_」∠)_



一千零一叶·17.SHOW  HAND

气氛压抑得几近滴水成冰,包括还蹲在草叶茂盛到几乎能将他没顶草地上的孙哲平在内,四个人的脊背都有些绷紧,身形僵硬得堪比复活节岛上的石像,固执坚定到冥顽不化。

在过往的二十九年里,叶修习惯以平静的姿态直面任何冰冷的现实和艰难的挑战,他用强硬的实力将恶意和中伤都踩在脚下。但此刻,温柔的情感却像泥沼,不声不响的没过了他的脚背,以一种温吞的速度试图将无坚不摧的斗神吞噬殆尽。

感情不是交易也不是战争,他所熟知的那些战术,不管是一波流猥琐流还是拆迁流,在这片绝对领域里通通失效。越是强硬的反抗挣扎,下陷的速度越快,可消极的不抵抗也只是延长了这场消耗战的时间。

陷落无可避免,九十九条歧途通往同一个迷失的终点,不管他弯弯绕绕走得多么曲折迂回,最终剩下的还是殊途同归。

这是一道所有选项都是错误的选择题,没有一把钥匙能打开通往伊甸园的大门,最终的路上只有群蛇拱卫着甜美的禁果,咬下一口就是万劫不复。

真挚的感情连铁石都能打动,更何况叶修的心脏远没有铁石来的坚硬。所以不管接受还是拒绝,都是输。这是一场注定两败俱伤的赌局,用心做赌筹累做的高塔上塞不下哪怕一个赢家。

“真猥琐啊。”叶修用感叹打破了沉默。

“老叶你敢不敢要点脸?”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张佳乐还是习惯性的瞪眼道,“我们三个加起来都没有你猥琐好么!什么荣耀第一人,明明是荣耀第一没下限。”

“呵呵,那好歹也是个第一。”叶修不以为意,照旧笑得轻快,“乐乐羡慕吗?”

“滚滚滚!我也是拿过冠军的人!”张佳乐不出所料的炸毛。

“是啊是啊,在二十八岁,荣耀的第二个五年里,拿下了人生中第二个冠军……”叶修咂咂嘴,把玩着张佳乐的小辫子,神情微妙地补刀,“出生在二月二十四的张二花同学,你是不是特别开心?”

“我靠,你才二呢!老叶你还是滚吧滚吧滚吧!”张佳乐觉得自己的怒气值已经满槽足以打出一套暴击的大招了,然而面对叶修嘲讽力max的嘴脸,这一切并没有什么卵用。

“这就炸了?”似乎尤嫌刺激度还不够给力,叶修呵呵一笑。

“叶修你大爷!”张佳乐咬牙切齿。

“叶修,”韩文清皱了皱眉头,打断了两人在他看来(除了调情之外)毫无意义的对话,试图挽救一下相去日已远的主题,“你究竟怎么想的?”

“是啊老叶,给个准话吧。”孙哲平拍了拍粘在裙子上的草叶,站起来活动了两下关节,如果不是身材过于迷你,看起来简直像街头斗殴前的热身项目。

“其实这个问题完全没意义啊。”叶修的目光逐一扫过三人,神情有些懒惫地说,“哥让你们放弃,你们就会放弃?”

“哼。”韩文清目光凛然地冷哼,言简意赅的抒发了真情实感,“做梦。”

“我去!老叶我告诉你这事儿没门!”张佳乐就着枕在叶修腿上的姿势,抬手戳了一把他垂涎已久的叶修软绵绵的小肚子。

“别说门了,在我这儿连窗都没有。”孙哲平“风姿绰约”地摇曳着裙摆走过去,迎着张佳乐不敢置信的目光拍掉了他不安分的手,全然不顾张佳乐脸上写着的“大孙,我们的友谊呢?”,自顾爬回了叶修肩膀上自己的专属王座,顿了顿,凑向叶修耳边,“不过,床还是可以有的,用来干点促进人类大和谐的事。”

“卧槽!”叶修第一次觉得“菊花一紧,虎躯一震”这个短语也可以用来形容自己。“老孙你今天状态不大对啊,这么霸道包工头是在闹哪样?和老韩交换了画风么?”

“呵。”真·霸道包工头韩文清冷笑,“别转移话题,我…们不会放弃,所以呢?”

叶修在背包里摸索了半天,终于抠出了半包皱巴巴的芙蓉王,无视韩文清几乎实质化的黑气,流畅的点火叼上深吸一口,随性的吐出个烟圈,笼罩在烟雾下的脸上挂着深浅莫测的情绪,让人看不真切,“哪还有什么所以?在这场赌局里我是最早show  hand*的那个啊。虽然不想承认,但主动权确实在你们手里。我已经把我的赌筹砝码通通押上去了,最后究竟谁输谁赢,那是你们的问题啊了。”

真心那种东西啊,最贵也最贱,贵到有人死缠烂打趋之若鹜,最终还是求而不得,贱到有人将它捧在手上以献祭的姿态高高举起,到底只是淹没在鄙薄的眼神和冷漠的面孔下。

然而爱这种感情永远没有正误之分。

作为一个单身了近三十年的宅男——除了懵懂的幼儿园时期曾被同班的小朋友们牵过小手,啃过脸颊,还留了一脸的口水印之外——叶修的感情史堪称一片空白。于是对于爱这种最复杂也最纯粹的陌生情感,他所能持有的只是最高程度的敬畏,但最起码他清楚一点:

用狭义的正误是非对错来判定,都是对爱最大的侮辱。

如果每一寸晦涩难明的心绪都要被套上现实的沉重枷锁送上伦敦塔,挫骨扬灰地细细拷问推敲,最终化作午夜逡巡在绿地与回廊上的鬼影和喑哑痛楚的呻吟*,叶修所能做的也只有缄默。

哪怕在荣耀里如何奸诈猥琐无下限,但在感情上叶修从来都是一个迟钝的人。即使发现了某些不应该存在的微妙心思,他能采取的措施也只是悄无声息的划开距离,不声不响的等待那份得不到回应的情感被岁月的流沙掩埋。

然而算无遗策的战术大师忘记了一点,掩埋并不意味着消失。被埋藏在厚重泥土下的种子,在经历了漫长的冰期后,终于从尘埃里开出了花,逼得他一退再退,终究是退到了无所退避的高崖,向后一步就是粉身碎骨。

多狼狈啊?

多狼狈啊!

于是他索性做了一把豪赌,将所有赌筹统统压在桌上,这是继十五岁离家之后久违的又一次疯狂,上一次他赌的是未来和梦想,这一次,赌盘上盛着的是鲜血狼藉的爱与心。

“老叶,你要不要这样啊?”张佳乐仰着脑袋,盯着叶修那一截白玉般的颈项和线条柔和的下颌,“这简直比大孙还疯呢。”

“呵呵。”叶修皮笑肉不笑的勾了勾嘴角,“我觉得比起把精力浪费在我究竟有多疯上,不如好好想想怎么让大孙完成超进化,哥还急着回去打荣耀呢。这个任务难道就没有什么任务提示么?”

“任务提示?”张佳乐怔了怔,猛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喔喔喔!我知道了!”

“知道就知道,干嘛去cos母鸡?说好的霸图画风严谨呢?老韩你也不管管他。”叶修懒洋洋的伸手拍开张佳乐还横在他大腿上的脑袋,“喔喔喔?我还咯咯哒呢。”

“管管他?我现在可是你·的·人。”韩文清看着叶修挂满嘲讽的脸扬起了一个黑气满满的笑容,话语中还不忘着重凸显强调所有权的关键词,“你用不着咯咯哒,我们可以么么哒。”

说好的联盟第一硬汉呢?说好的画风强硬呢?老韩你不改行去玩流氓简直是联盟十年来最大的损失,唐昊和老林都得给你跪了啊。

日了狗的表情同时在叶修和双花组合的脸上闪过。

“咳咳,等等!队长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霸图的汉子可不能向兴欣的恶势力低头啊!你可是正义的伙伴!不是应该帮我…们干死那个叶修不动摇么?队长你的画风不对啊!”张佳乐一时间爆发出足以和联盟某机会主义者相比的语速,试图说服韩文清放弃吊死在那棵凭着嘲讽力就足以木秀于林的歪脖子树上。

然而作为一个盯歪脖子树十余年的资深专业人士,韩文清早在那棵树刚发芽的时候就拎着三尺白绫在一边侯着了。虽说这十年里拎着绳子的人又多了十几号,但想让固执如韩文清放弃自己蹲了这么多年的树,眼看着别人提前一步挂上自己选好的东南枝——就算是联盟其他三个战术大师齐至,也只能说一句“韩郡王威武,臣妾做不到啊”。

“呵。”韩文清将叶修嘲讽的笑容复制黏贴到自己脸上——表情微妙的让叶修摸了摸口袋里的烟盒,对着义正言辞为爱情英勇献身的张佳乐同志微微一笑,使出了一套精神领域的猛虎乱舞,“是前队长。而且,我已经答应做兴欣的战术指导了。”

#两个前队长都背叛了我们的队友情谊,妄图跟我抢马子。怎么办?急,在线等!#

张佳乐觉得自己收到了伤害。

已知玩家【张佳乐】受到了前队长的补刀伤害,触发眩晕debuff和持续失血状态,求,此刻他心里阴影的面积?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兴欣的队长就是联盟最出名的战术大师,论战术甩其他人几座神之领域呢,老韩你一个画风简单粗暴、攻击方式干脆利落的家伙去当什么战术指导!哄虚空阵鬼呢?还有教练什么鬼!叶修可是荣耀教科书啊!全职业精通带领的队伍还需要教练吗?再说兴欣根本就没有格斗系的角色好么,你一个专注拳法三十年的开荒大神是要配那个叫唐柔的新人战法练手么?假公济私这么明显,就算仗着我们读书少也不能这么驴我啊!”张佳乐迎着韩文清的硬汉脸,不畏强权的将这段lo主打起来都嫌烦的文字……扼杀在了喉咙里。马丹,对着那张钱包脸,气势和气场通通为负好么?只想捂着钱包高呼“是,大王!”“明白了,大王!”啊!

“老韩你别欺负老张了啊。”叶修带点责怪意味的瞥了一眼韩文清,走到眼神死的张佳乐面前,揉了揉他绑着小辫子的脑袋,然后迎着张佳乐骤然明亮起来——像是白日飞升直达天堂的目光笑得呵呵呵,“老张好容易靠谱一回,你好歹让人家帅过三秒啊!”

从天堂以脸着地的独特姿势砸透岩石圈直接摔进地狱的张佳乐爬起来,摸了摸自己灰扑扑的脸,决定从今天起开始实行第2402次“与叶不修绝交方案汇总”。

这日子没法过了,真的。












*show  hand 原意是指“亮出你的手”,也是扑克牌游戏梭哈中的一种玩法,即在一把牌局中押上手中所有的筹码。

*伦敦塔曾作为堡垒、军械库、国库、铸币厂、宫殿、刑场、公共档案办公室、天文台、避难所和监狱,特别关押上层阶级的囚犯。有很多声名煊赫的皇室人员和贵族死在这里,并由此流传下恐怖色彩浓郁的鬼影传说,堪称英国有着最血腥历史的一座城堡。后面提到的逡巡在绿地的鬼影和痛楚的呻吟分别取自伦敦塔内两个著名的鬼魂——亨利八世的第二任妻子安娜皇后和玛格利特女伯爵,感兴趣的姑娘可以去百度一下“伦敦塔”。

其实因为最近all叶圈里的各种撕逼问题有好多废话想叨咕,然而还没组织好语言_(:_」∠)_

在端午节,总想花式欺负乐乐。没有罗辑,不谈人生,拒绝吃药!

以及,决定恢复更新的我暗(不)搓(要)搓(脸)的问一句,还有姑娘爱我吗?

评论 ( 38 )
热度 ( 41 )
  1. 七月烟岚~咸鱼中庭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防删转载
  2. KINGZERO庭燎 转载了此文字

© 庭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