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燎

一条已经爬墙了的咸鱼

[all叶/1001叶]16.昨日

一千零一叶·16.昨日

 
 

久违的更新,暗戳戳贴个前情提示:

 
 

 “你才傻了呢!什么向日葵!百花向阳听说过没?”张佳乐认真的瞪着叶修,“叶修,我不会放弃。”

 
 

就算太阳真的遥不可及,他也愿意去做夸父去做伊卡洛斯,去做一个追逐太阳的疯子。

 
 

百花向阳,本为天性。

 
 

张佳乐捉紧了叶修的手。

 
 

正文:

 
 

“老张啊,”叶修面色为难的看了张佳乐两眼,“其实,我也没让你放弃什么啊,就是想让你去擦个鼻血而已。”

 
 

“啊?”张佳乐愣了愣,抬手抹了把自己的脸,看见一手的血色,似乎想起了梦里某些不和谐的场景,一张有点小帅的脸涨得通红。

 
 

没等张佳乐做点什么挽回一下自己逝去的形象,旁边的草丛里就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然后冒出了一个沾着草叶顶着玫瑰花的脑袋。

 
 

“张佳乐?”孙哲平瞄了一眼张佳乐还枕在叶修腿上的脑袋,眸色渐深地挑眉到,“你这是意图非礼老叶结果被糊了一脸血么?”

 
 

“我靠,大孙我们的友谊呢?”张佳乐也顾不上自己抹了一脸鼻血的狼狈,立刻就想跳起来炸毛,然而想到自己脑袋底下就是叶修的大腿又坚定地赖了下去。

 
 

“呵,不是都射杀干净了么?”孙哲平果断答道。

 
 

“啧啧,说好的繁花血景一万年呢?”叶修抽出被张佳乐攥着的手,一脸“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感慨,“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韩文清这时正提着他和叶修的背包走过来,看见张佳乐和叶修暧昧的姿势脸黑了黑询问到:“张佳乐醒了?感觉怎么样?”

 
 

“啊,队……老韩,你怎么也在这?”张佳乐有点惊讶的打量着韩文清,“在我们那边你不是睡过去了么?”

 
 

“睡过去?”叶修追问,“老韩他没事吧?”

 
 

“老韩在马路上晕过去了,送到医院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只是怎么也叫不醒。”张佳乐正色答到,“我来到这之前还在霸图为了解释这件事的记者招待会上呢,不过现在看来,大概我也睡过去了?”

 
 

“那……兴欣和义斩怎么样?”听到韩文清并没有生命危险,叶修显然松了一口气,这才有空闲关心一下他人的现状。

 
 

“老韩那事发突然,霸图都快自顾不暇了,哪有那闲功夫去咨询兴欣和义斩啊?”张佳乐翻了个白眼。

 
 

“……也是,”叶修耸耸肩,“指望你靠谱一次比夺冠还难,哥就不该抱太大期望。”

 
 

没等张佳乐炸毛,韩文清就直白的询问:“你在担心苏沐橙?”

 
 

“唔,有点吧。”叶修皱皱眉,黑色的眼睛里划过一抹浅浅的担忧和痛惜,就像雨水落到湖面激起的波纹,转瞬又被隐藏进不见天日的湖心。叶修弯弯嘴角,笑得既骄傲又温柔,像一个习惯纵容的哥哥,沾沾自喜的夸耀着妹妹的成长,又免不了为逝去的单纯伤感,“虽说从第八赛季下半年开始沐橙就长大了不少,但我还是不大放心啊。”

 
 

“老叶你省省,少小瞧人苏妹子,”孙哲平哂笑,“第十一赛季你不在,苏妹子不照样带着兴欣狂追猛打一路杀进季后赛?要不是太早遇上了霸图,四强究竟是谁还是两说呢。”

 
 

叶修默了默,突然笑开了,笑得眉眼弯弯,一向宁谧深邃的眼底像是降临了一阵台风,掀起了大片清亮的波澜,连眼角都因为这一笑显露出几抹由岁月刻上的深浅斫痕,在其他三人看来简直成熟性感得一塌糊涂:“是啊,一转眼,我们这群一二赛季的老家伙就都老了,现在,是属于黄金一代的黄金时代了。”

 
 

“……连你和老韩这最后两只第一赛季的家伙都退役了,我现在也成全联盟资历最老的老将了。”张佳乐叹息到。

 
 

“谁告诉你哥要退役的?”

 
 

“他还会继续打下去的。”

 
 

叶修和韩文清几乎同时脱口而出,两人对视一眼,都藏了那么两三分不足为外人道的笑意。

 
 

了解,这是对于对手绝对的了解,也是对于朋友绝对的肯定。在整个联盟里,若论默契他们两个毫不逊色于任何一对组合,甚至他们对彼此的了解还要胜过苏沐橙和叶修这对最佳组合。最了解你的人往往是你的对手,这句话在韩文清与叶修身上应验得再成功不过。

 
 

“老叶你又要复出?”张佳乐一惊,忍不住想起了血雨腥风的九十赛季,“我去,你一次一次有完没完啦!全联盟让你耍着玩?”

 
 

“呵呵,怕了吧?”叶修笑到。

 
 

“既然还想复出,第十赛季结束后干嘛要退役?”孙哲平无视了叶修的垃圾话,直截了当的问到。

 
 

“兴欣夺冠后的记者会上不都说了么?”叶修捋了两把张佳乐的小辫子,神情带着点游移的漫不经心,“十多年了,哥也是要回家的。”

 
 

“你当初是离家出走?”孙哲平犀利的追问。

 
 

“唔……算是吧。”叶修沉默片刻,突然想起了十五岁那个夏夜提着弟弟包裹离开家的自己,已经长大褪去了稚气的叶秋,以及第十赛季回到家后头发已经斑白的父亲和眼角添了皱纹的母亲。后悔么?不后悔追逐荣耀,却后悔抛下了长子的责任,抛下了年幼的弟弟,抛下了父母和家。“我家老头子一直看不上打游戏谋生这种活法,就算嘉世当年拿了三连冠,一叶之秋封神,在他眼里我也只是个不学无术的不肖子。所以自从十五岁那年离开家,一直到第十赛季结束,我在家呆的日子加起来还不到两个月。不过还好,荣耀世邀赛和为国争光成功的改善了我们家老头子对荣耀的看法,这不又把我踢回兴欣培养更多世界冠军了么?”

 
 

“叶修,你……”张佳乐突然有些凝噎,话语像是哽在了喉头进退维艰。

 
 

哪怕在职业联赛的最早期,一叶之秋和他的操作者“叶秋”在现实中也算是一个网红,更别提在嘉世取得三连冠之后,在网路上简直是红到发紫紫到发黑。然而这份荣耀界、乃至整个网络竞技圈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荣誉,对于叶修的父亲来讲都属于不足为道的儿戏,那么叶修家里究竟是什么背景?

 
 

不止张佳乐,连孙哲平和对叶修家境略知一二的韩文清都有些惶恐。

 
 

并不是因为可能相差悬殊的身份地位——叶修是个能把牛排吃出像康师傅红烧牛肉面口感,能把雪茄抽出红塔山白沙味道,能把阿玛尼春季限定穿出淘宝爆款feel的男人,和他讲格调讲层次并没有什么卵用,详情可参考当年试图在叶神面前zhuangbility的联盟某土豪队长——他们担心的是,那样煊赫的家世,不管怎么看都没有会接受同性之间感情的可能。且不论叶修的感情倾向究竟如何,他已经为了荣耀离家13年,依照他的性格,会接受一段可能再次让他和家里关系进入冰期的情感么?

 
 

“老韩,老张,大孙,”叶修仿佛看清了他们心底的踟蹰和惶惑,深海般的眼里翻滚的是带点无奈苦楚的情绪,就像一杯凉透了的黑咖啡,连苦涩都昭彰分明,“我们都老了。我已经不是十五岁了,过去我让他们等的太久,现在,该回家了。”

 
 

所以,有些情感必须要拒绝,所以,他得看护好自己的心。十五岁的叶修可以任性的离家出走,二十九岁的叶修已经没有任性的权利了。

 
 

“叶修。”之前还徘徊在舌尖的那点苦味已经顺着血管蜿蜒到了心脏,变成了火烧火燎的疼,让张佳乐的眼眶鼻尖一起泛酸。可他什么也不能说,现在说什么都是错,于是心里压下的字词章句通通变成了两个字。

 
 

“叶修。”

 
 

这不公平,他想,近十年的酸涩心意,在这一刻,因为叶修的一句话,失去了全部的意义。

 
 

原来简短的言语也可以是高举的法槌,落下时用拒绝和痛处拧做的绞索套上了谁的脖颈?轻易的将那些苦涩的渴望,甜腻的记忆和沉重的心事,通通吊死在名为“无望”的绞架上,只剩下支离破碎的爱的残骸在人情世故的冷风里飘摇。张佳乐忘记了,神在创造了光明之后也创造了黑暗,他固执的痴迷于太阳,以至于忘记了漫长夜晚的存在。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红了眼眶,突然觉得有些可笑,于是他就毫不吝啬的笑了起来,笑容里那点讥诮的意味不知是在嘲讽谁:“错了。”

 
 

错了。

 
 

错的是谁?韩文清吗?张佳乐吗?还是他孙哲平?不,喜欢一个人并不是一种错误。那错的是叶修么?不,承担家庭的责任也不是错误。那么错的究竟是什么?感情?世上任何一种感情都不应该以对错来进行肤浅的评判。时间?他们在最好的时间遇见了最好的彼此,何错之有?

 
 

他们都错了。人人生而无罪,人人枷锁傍身。

 
 

韩文清只是沉默,他的目光锁定在叶修身上,然而眼中所见的却是一段十多年前的旧时光。

 
 

『老韩,』十八岁的叶修垂着头,刚学会抽烟却也在同时接下了生活重担的少年咬着一根两块钱一包的杂牌廉价香烟,眉眼都笼在缥缈的烟雾里,『我真没事,大老远的你何苦来一趟?』

 
 

当时他是怎么答得?韩文清已经有些记不起,隔着十一年光阴的自己曾用什么样的苍白言语笨拙的安慰着一个比言语更苍白的少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别太难过』?『想想苏沐橙』?

 
 

不,他说的是直白到直戳痛脚的『节哀顺变』。

 
 

那么,叶修呢?

 
 

『节哀顺变?呵呵,老韩……』倚着窗的少年抬起头,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挂满了红血丝,却并没有颓废和潜藏的泪水,『其实我…并没有很难过啊,只是有点替那个家伙心酸而已。』

 
 

他说,『世界这么大,他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

 
 

他说,『沐橙这么乖,他还没来得及陪她长大。』

 
 

他说,『人生的路这么长,他还没来得及走过一遍呢。』

 
 

他说,『老韩,人死如灯灭,无知亦无觉。所以,在活着的时候总要多拼两把,千万别等到日后追悔莫及啊。』

 
 

人死如灯灭。

 
 

多直白多冷酷的形容,就像泛着油墨香的铅字讣告,就像阿司匹林的大白片,就像摊在光洁皮肤上的伤疤,就像……当年的叶修。

 
 

见一叶落而知岁之将暮。

 
 

一叶之秋这个ID实在太适合当年的“叶秋”。

 
 

尚且年轻的少年带着十八岁应有的犀利和锋芒,与八十岁才该有的成熟和冷静。他太懒散也太实事求是,懒到不愿费力去伪装,实事求是到不屑给自己披上一层伪善的糖衣。于是每一句话语都是利刃,每一个眼神都是刀锋,轻而易举地刺破枷锁,闯入一道道紧锁的心房。

 
 

看着那双眼睛里像冰冷火焰一样燃烧的血色,当年的小韩无措的别过了眼。而如今想起这一切的老韩却掩着脸笑了。

 
 

“叶修,”韩文清终于笑够了放下手,紧盯着叶修的眼睛,一字一顿的到,“人死如灯灭,为了不费力气去后悔,就算真是歧途,我也要走走试试。”

 
 

叶修愣了愣,突兀的想起了十八岁的自己。

 
 

那段刚刚成年没多久的时光,因为一个人以一种近乎可笑方式的死亡蒙上了一层暗灰的阴影,变得直白尖锐锋芒毕露。一场车祸,几把补偿金,将叶修和苏沐橙的象牙塔简单粗暴地推倒,两个孩子不得不直面永恒的“失去”和徒劳的挽留。然而对于现在的叶修来讲,那段由血泪浸泡出的旧忆,通通作了遥不可及的昨日。

 
 

看着对面三个人坚定的目光,叶修突然意识到,这段话他说错了人,联盟的首席战术大师犯了一个可笑的错误。韩文清,张佳乐,孙哲平,他们都不是会选择退避的人,悟已往之不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对于他们都是废话,开荒的老将们明白的只是虽千万人吾往矣式的一往无前。





 
 

这一章的题目真的不是因为昨天码完了字发不上来的怨念,我可不是个随便的人!(正直脸

 
 

下一个出场的,大家想看二翔还是少天呢?

 

评论 ( 19 )
热度 ( 33 )
  1. KINGZERO庭燎 转载了此文字

© 庭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