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燎

一条已经爬墙了的咸鱼

[all叶/1001叶]14·不要牧师

今天双更。

鉴于有tag了,我就不在开头标明题目,改成1001叶和章节名称了。

本章现实章节,怒刷新杰大大和小安的存在感,因为lo主对他们深深的爱(?)意,所以本章的名字是不要牧师。

一直觉得把不要牧师挂在嘴边的叶神简直是在和联盟第一奶调情(*/ω\*)

小安也各种萌……

一千零一叶·14.不要牧师

北京时间十七点十五。

张新杰坐在医院病房里,修长漂亮的手指正握着水果刀削苹果,一旁的垃圾桶里有两段断开的果皮。

霸图的牧师在宅男云集的荣耀联盟里是一个异端,并不仅仅因为他身为一个奶却有一颗暴力dps的心,毕竟他那种严谨认真作息规律到天塌下来也要晚上十一点准时睡觉,吃饭时汤盛到五分之四满,连菜色选择都能被总结出规律的强迫症般的行为实在可怕到令人发指。

联盟众人曾经有幸拜读过前霸图副队的作息时间表,看着那张苛刻到连读个《论持久战》都要写观后心得的表格,就是蓝雨某个逼着联盟改变规则的黄姓人士都只能表示他什么也不想说。

然而现在从断开两截的果皮不难看出,刚刚升作霸图队长的张新杰有点烦躁无措。

今天下午十三点四十五分,霸图刚刚送走了他十一年的队长,结果十二分钟之后张新杰就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

霸图前队长韩文清在马路上突然无故晕厥,如果不是迎面驶来的出租车司机刹车及时现在是什么状况还或未可知。

送达医院之后的一系列检查更是让人有力无处使,韩文清的心跳呼吸统统正常,连一点亚健康现象都没有,除去醒不过来这一点,简直像是一场再正常不过的午休。

再加上这场意外发生在公共场合,且不论在场粉丝传播的舆论效应,早就有了一些电竞杂志的记者找上了门来,追问韩队长是否是因为身体原因不得不离开职业圈,霸图俱乐部的公关部门已经为此召开了一场临时的记者招待会,着力解释韩文清在此之前的身体状况良好,下午的突然晕厥并非痼疾。

然而麻烦远不仅仅如此,就在记者招待会上,霸图的另一员老将张佳乐在无数记者的长枪短炮前,脑袋如小鸡啄米般一点一点,而后突兀的将整张脸糊在了桌面上,甚至还微微打起了鼾。张新杰上手推了两把,毫无反应。

这一结果如同向滚油里泼入了一瓢冷水般,炸起了台下一片闪光灯。霸图俱乐部的临时记者招待会立刻告停,急匆匆的将张佳乐也送往了医院,一番匆忙之后,检查结果和韩文清一模一样,几乎让人疑心这是不是一场新型的传染病。

这种接二连三的意外完全打乱了张新杰的生活规律,让他有点无力,在此之前,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兴欣的前队长,荣耀教科书,叶修。

想到这个名字张新杰条件反射式的皱了皱眉头,隐藏在镜片后面无机质玻璃般平静的眼里却嵌上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

叶修是与众不同的,张新杰将手里削好的苹果平均分成了四瓣,默默地想,叶修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奇迹,而那种奇迹对于习惯按部就班的他来讲就是一场场麻烦的意外,哪怕他刚刚出道就和霸图一起将当时还叫做叶秋的男人从王座上扯下,但张新杰从来不敢小看叶修。

那个笑容懒散的男人习惯于打破常规,创造了三连冠的王朝却从不出现在公众面前,退役之后拉扯着一支网吧出身的草根战队击败豪门挤进联盟,甚至一路挤上了冠军的舞台,千机伞,君莫笑,散人快打,心理战,拆迁流……还有那句著名的不要牧师。

叶修就像一块棱角分明形状不规则的昂贵钻石,璀璨的光芒时不时会刺伤张新杰没有一点点防备的双眼——和常人所说的晃瞎了狗眼颇有异曲同工之妙,联盟第一奶有心磨去那块石头上峥嵘的头角,奈何碳原子成键结合的正四面体结构过于坚韧,石不转的逆光的十字星并不足以将他打磨切割塞进自己规范化的模具。于是被放置play的第一牧师只能在心室里隔开一片独立的空间,专门用来储藏署名为叶修的一切奇迹与麻烦,并尝试着去改变自己的行为模式,虽然大多数情况下那些努力的尝试都是徒劳无功。

然而,年少的张新杰很快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不知不觉间那块钻石已经长进了他的血肉里,别说撬出来,连碰一碰都是钻心的疼。

这可不大妙,张新杰在心里研究了无数种切割钻石的方式,最终不得不承认,卡在心里的石头做不了无痛人流,不然他那个以强硬出名的队长又怎么会被名叫叶修的钻石糊了眼,还一糊就是这么多年?

于是他就只能将那块坚硬的钻石揣在心里,眼睁睁的看着第八赛季钻石蒙尘,第九赛季在尘埃里发出了光,第十赛季璀璨夺目到迷了多少人的眼。

张新杰终归是奈何不了那块卡在自己心里的钻石,于是他将自己切割成了两个,一个冷静理智是战术大师,是霸图的副队,是和叶修站在战场的两边的对手,另一个被他暗搓搓的埋在心底,对着那块钻石无声的自语,替他疼替他累,替他欣喜替他心忧,也恨不能去替他挡下霸图粉的矿泉水瓶和兴欣黑的胡言乱语。

霸图的牧师理智冷静严谨认真,将自己装进了规划好的框架里,连吃饺子要蘸多少醋都有精准的体积规划,可他心里藏着一个痴汉,偷偷摸摸的觊觎着那片被无数人盯上的海,心甘情愿的溺毙其中。

可惜那片海太过苛刻,浪花迭起地嘲讽着,不要牧师。

不要牧师啊……

张新杰叹了一口气,将四块苹果依次吃掉,然后擦干了手上的果汁,低头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

十七点二十三。

现在离开医院打车,七分钟回到霸图俱乐部,去食堂,今天的晚餐要加一条鱼。

然而他的计划再一次被打破了,手机铃声在安静的病房里聒噪得让人心烦。

张新杰划开了接通键:“苏队?”

北京时间十七点二十六。

安文逸一个人站在病房里,兴欣的其他人都陪苏沐橙一起去给张新杰打电话了——鉴于韩文清和张佳乐与自家队长同样的病况。

在来到兴欣之前,安文逸粉着张新杰,从而选择加入霸气雄图工会,在加入兴欣之后,作为联盟最差牧师的安文逸目标依旧是张新杰,可他却不知不觉间粉上了霸图最大的阶级敌人,甚至,和昔日的偶像成为了情敌。

为什么会爱上这个男人呢?为什么会爱上叶修呢?

悬崖勒马吧,这是错误的。安文逸的理智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

不,不能。安文逸也不止一次的听见自己心里微弱却坚定的反驳。

这是错误的,可交出去的心早就已经覆水难收,他能选择的,只有一路错下去而已。

他垂下眼,看着躺在床上睡得无知无觉的叶修,下午五点钟的太阳给他眼角眉梢染上了一层金红色,连睫毛投下的阴影都鲜活得像是振翅欲飞的蝴蝶,可那个沉睡的姿态却仿佛某首歌谣里躺在被玫瑰环绕的塔楼里安眠的公主。

      did   he   ever   wake   up   again?

      他醒来了么?

      will   he   ever   wake   up   again?

      他还会醒来么?*

“队长……”好难过,好难过,安文逸觉得自己仿佛打翻了一瓶变质的柠檬水,酸涩苦楚到整颗心都缩了起来。

这个人啊,他是斗神,是荣耀教科书,是荣耀第一人,还是人许多人心里的荣耀之神。

可这些对于安文逸来讲都不重要。

安文逸在乎的是他的队长,是那个披着无敌最俊朗的骑士马甲将他从霸气雄图拐到兴欣的男人。

他会懒散的叼着烟,说荣耀再玩十年也不会腻。

他会隔着屏幕平静地坦白最沉重残酷的真相,“不错,真正需要承担出局风险的,其实只不过是我个人而已。”

他会含笑说出, “总有可以让你相信的方式吧?任选一款适合你的。”

他会……

安文逸在乎的不是他身上的荣誉能堆满多少骨碟,不是他在荣耀里的成绩能活埋多少方锐,他在乎的只是那个在总决赛上告诉他“你就算是根烂草,和大闸蟹绑在一起,那你就是大闸蟹的身价啊!”的男人。

那是他的队长,也是他藏在心里不忍下口的大闸蟹,哪怕现在兴欣的队长是苏沐橙,未来兴欣的队长还可能会是方锐一帆包子罗辑甚至他自己,叶修对他来讲也是永远的队长。

他有多嘲讽就能有多温柔,有多随性就能有多坚定,有多脸T就能有多包容,他的队长可以是惊涛骇浪也可以是波澜不兴,可以是疾风骤雨也可以是春和景明。他是兴欣的队长。

荣耀粉都说蓝雨是最具包容性的团队,可兴欣在众人抨击他这个短板,呼吁兴欣换个牧师时,他的队长,他的老板他的队友们却交给了他十三件银装,和一句“高智力、高暴击,应该很适合你,成为荣耀治疗最凶残的牧师吧!” 

在那一刻他就明白,他已经找到了适合自己的那一款。

他们的兴欣是最好的,哪怕队员里大半是新手,哪怕老板远远称不上专业,哪怕它的前身只是一个路边的小网吧……

他的队长是最好的,哪怕有时候直白到近乎残酷,哪怕有时候实事求是得趋于嘲讽,哪怕有时候猥琐到全无节操,哪怕他是荣耀职业圈里人人想推的大boss……

安文逸是短板是漏洞是累赘,可他是兴欣的牧师,是叶修的牧师,就算叶修真的被职业圈所有大神集火又怎么样呢?小手冰凉永远会站在他身后,不管是需要放出神圣之火、圣回复术,还是要提起十字架去肉搏、去挡住枪王的荒火碎霜。

哪怕他是全联盟最差的牧师,哪怕这种做法完全不理智,哪怕以他的水平马上就会被大神们一波带走,可他还是想站在他的队长身后。

同一队里,一帆喊叶修“前辈”,包子喊叶修“老大”,魏琛前辈和方锐前辈喊叶修“老叶”,苏沐橙那些姑娘们对叶修直呼其名,莫凡一向是用“你”、“喂”代指,而在罗辑心里,叶修始终是那个“叶秋大神”。整个兴欣只有出身霸图的他,仅仅将叶修视为队长,不是珍重的亲人,不是稔熟的老友,不是钦佩的前辈,叶修于他,是能够托付爱和信任的队长。

那么,是不是也可以悄悄地当做,叶修是安文逸一个人的“队长”呢?

可现在,只属于他的队长正沉眠不醒,而他只能木讷的站在一旁手足无措。

不应该是这样的。

不应该是这样的。

不应该,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这是安文逸二十年人生里第一次,如此不理智的痛恨自己,如此疯狂的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张账号卡。小手冰凉起码能给红血的君莫笑刷上一个圣回复术,可安文逸在此刻完完全全的无能为力。

“队长,你醒过来。”安文逸压低了嗓音 ,带着些微的喑哑和颤抖。“你醒过来,不要牧师也没关系……”

“小安。”

安文逸猛然回头,直直的对上了门外苏沐橙同样担忧的脸,张了张嘴,最终也只是艰涩的吐出了一句,“苏队……”

“小安,会没事的。”苏沐橙微笑,哪怕双眼红肿明珠蒙尘,可联盟女神在这一刻的美丽却让安文逸觉得自己正站在教堂的彩绘玻璃下,看到了满天的白鸽和圣洁的天使。

“嗯,会没事的。”安文逸讷讷的重复,低下头将脸埋进了自己的掌心里,然后他才发现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会没事的。

从来严谨理性笃信唯物主义的安文逸第一次如此虔诚的请求。

皇天后土啊,满天神佛啊,他会没事吧?

安文逸抹干了脸上的泪。

他有点想吃大闸蟹了。



*改自《sleepyhead》,是一首很童话风的英文歌,剧情推进像讲故事一样,原歌词是把“he”替换成“she”。如果有姑娘想听可以去翻我的主页,三月份我有转载,下面还有双语的歌词。

回去翻了一边原著,发现小安和叶神的互动充满了萌点啊!

那么问题来了,

挖掘……咳咳,安叶为何如此冷?

最后,要高考的姑娘们加油啊!金榜题名,蟾宫折桂的buff通通套上来。

评论 ( 28 )
热度 ( 63 )
  1. KINGZERO庭燎 转载了此文字
  2. KINGZERO庭燎 转载了此文字

© 庭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