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燎

一条已经爬墙了的咸鱼

[all叶]一千零一叶·11

为了表达我对乐乐的爱,

为了让叶神在乐乐眼前刷够好感度,

为了扩大撕逼的新欢旧爱修罗场(×),

这章给乐乐刷存在感~

姑娘们抱歉,今天因为身体原因更新晚了_(:_」∠)_

但还是当做坚持了日更吧_(:_」∠)_

发烧烧得思路有点百花式_(:_」∠)_

觉得自己得去再刷一遍原著醒醒脑_(:_」∠)_

老韩与叶神的Q&A:

——老韩,为什么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你的画风就不正常了?

——因为爱情。

——……老韩,你喜欢哥哪一点?你说,我改还不成?

——我就喜欢你不喜欢我这一点,改吧。

——……我觉得我们已经没法愉快的玩耍了,让我们的友谊走到尽头吧。

——听说友尽是爱情的开始,我们可以换种方式玩♂耍。

——哥想静静。

——没有敬敬,你可以想清清。



一千零一叶·11.埋骨之地

“老张!四亚!张佳乐!乐乐!”

张佳乐不堪其扰的睁开了眼,直对上了一张虚胖脸:“卧槽你谁……喔,你是那个叶修。等等,大孙他们呢?”

“在那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先放开我?”叶修气若游丝的趴在张佳乐耳边到,“你这睡姿不是花仙兽是触手系吧?”

“啊?”张佳乐看着被自己还缠在叶修身上的四肢,忍不住有点脸红。

#卧槽,一不小心睡了兄弟看中的妞,我该怎么办?急,在线等!#

“乐乐,不是我说你,你这晃神的毛病能不能好了?”好容易解脱了束缚的叶修戳了戳张佳乐红透了的脸,看着他一脸已经神游太虚幻境的梦幻表情无奈到,“收了脑洞吧,乐乐。”

“你才是乐乐呢!”张佳乐不出所料的炸毛,随手抓起旁边硌着他的腰的石块就扔了过去,石块刚脱手,他却又愣住了,连带着声音都有点颤,“我说……我刚刚扔过去的是什么?为什么上面还有三个洞能像保龄球一样卡着扔?”

“……呵呵。”叶修脸色难看的挤出一个笑来,举起了手里的“保龄球”,让那上面两个黑黢黢的窟窿直对着张佳乐的眼。

“…你…你!”看着叶修手里的骷髅头,张佳乐的心灵受到了冲击,眼中饱含热泪,捋起袖子就想和他拼命,口中还喝骂着,“你个妖孽!枉大孙对你一往情深,你居然把他吃了!”

“张小花你用用脑子成么?”叶修神色狰狞,“这个玩意怎么看都跟老孙不是一个型号的好么?你就没发现我们换了个环境么?”

“诶,”张佳乐茫然地抬头一番打量,而后猛然惊醒,“我们怎么又到了埋骨之地了?”

“你问我?”叶修无辜的抬头,要知道在他早上一睁开眼看到这片场景时几乎以为自己穿进了荣耀里,之前那片森林虽然叫冰霜森林但就外观来看还是一片普普通通的小树林,可这里倒好,场景完全拟真,连头骨都能随手捡到了,要是再来两个怪,简直就是全息版的荣耀啊。“张佳乐同志,你能先跟我解释一下这是哪里么?”

“这是埋骨之地啊,”张佳乐一脸“这你都不知道,没文化真可怕”的表情,“这里以前是一片战场,因为在这枉死的亡灵太多结果因为他们的怨念使这里的尸骨重新活了过来,差不多算是尸骸横行,骷髅遍地。”

“等等,这里不会还有个随机出现的血枪手叫做亚葛吧?”叶修听着这熟悉的设定感觉不太好。

“是啊,血枪手亚葛是这里赫赫有名的一方恶霸,”张佳乐正色的解释道,“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就在他手里吃了亏,那家伙太卑鄙了,被虐惨了就开始暗搓搓的召唤一群骷髅堵着你打。”

“我们昨晚不是还在冰霜森林么?一早上醒来为什么就换了个地方?”叶修对于张佳乐波澜不惊的表情表示不解。

“喔,这个啊,冰霜森林里有个黑心的商人叫洛林,爱好是捡漏拾荒外加人口拐卖,时不时干出抢了路人的行李然后把人扔到埋骨之地,罪恶之城之类的事。”张佳乐依然很淡然,“这是我来到冰霜森林第七天,也是我第五次在埋骨之地醒过来了,瞧,我的猎寻又没了,肯定又被洛林送给亚葛了。”

“其实比起猎寻,我更想追究的是,你的衣服呢?”叶修提着千机伞,用伞尖比了比张佳乐赤裸裸的白皙胸膛,那里写着五个歪歪扭扭的红色大字“扒光异性恋”。

“拾荒的人扒装备不是很正常么?至于胸口这行字,当然要怪你非要拽着我一起睡了!没听说过男女授受不亲么?!”张佳乐脸有点红的炸起了毛,转而有些忧郁的低下头,瞅了瞅自己的胸膛,眼神歆羡的看了一眼叶修的千机伞和完好的长裙,“可惜那个黑心商人还有点绅士风度,从来不扒女性。”

呵呵哒,槽点这么多哥都不知道该吐哪个好了。你才是女性你才是女性你才是女性,还有为什么哥没被扒你要说好可惜?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如果不是大孙和老韩都是肉食动物我犯得着跟你个出差一周被绑架了一整个工作日的家伙挤么……

看着脑海内刷过一连串嘲讽,为了防止自己的画风扭曲成某个逼着联盟修改规则的机会主义者,以致荣耀玩家们看个教科书都要顺便进行文章概括和删减,叶修努力地试图回归正题:“那么,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坐下等着就好啦,”张佳乐全然没有半点压力,“大孙会来找我们的,然后一起去把亚葛打爆抢回猎寻就好,不过我们也得小心点,万一引来了什么僵尸骷髅就会被群起而攻之。”

“……乐啊,你说的僵尸,是你身后那种么?”

拽着张佳乐,被一群僵尸追赶着奔跑在崎岖不平道路上时,荣耀教科书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花开两地,各表一枝。在张小花和叶修体验着全息荣耀版的神庙逃亡时,孙大花和韩文清之间的气氛可谓是剑拔弩张,这一切还要从今天清晨说起。

多年来贯彻落实张新杰起草的作息时间表的霸图前队长韩文清惯例的起了个大早,早到叶修和张佳乐还挤在一起睡得人事不省,早到孙哲平头顶的玫瑰花还含苞待放。

看着滚成一球的明恋对象和前队友兼失忆状态的情敌,霸图的汉子有点不快,眉头皱的几乎能夹死苍蝇,犹豫再三后,看着叶修(被勒得)泛红的安详睡脸,还是没忍心下手吵醒他们。

于是一如既往的拳皇霸气的揪着玫瑰花把昔日的第一狂剑拎了起来。

“我们需要谈谈。”

在美丽的清晨一睁开眼就看到情敌的大黑脸,孙哲平觉得自己今天一整天都不会好了。

“你想谈什么?”孙哲平站在能和韩文清平视的树梢上,气势半点不落下风。

“你为什么会有原来世界的记忆?”韩文清毫不拐弯抹角。

“我哪知道?”孙哲平同样直白,“我就从义斩的训练室里走出来,刚打开门呢,就两眼一抹黑了,等我再睁开眼,就看见张佳乐放大了无数倍的脸在冲我傻笑,然后才发现是我变小了。”

对于这个名副其实打开了新世界大门的穿越方式,韩文清也有些无语凝噎,只能归结为命运总爱弄人。

“比起那个,我倒是更关心你对老叶干了什么?”孙哲平眯眼,提着手里迷你版的葬花。

“就是你们一直想干又一直没敢干的事。”韩文清脸色平静。

“你把老叶拐上床了?”孙哲平脸色愈发不善。

“嗯。”韩文清面不改色心不跳,反正他确实上了叶修的床。

孙哲平大怒,眼看着就要拿葬花给韩文清修修头发,却听叶修和张佳乐所在的方位传出一声脆响。

等联盟两大硬汉赶到事发当场时,只看见地面上空空如也,从韩文清叶修的登山包,到张佳乐和叶修所处的睡袋,消失的一干二净。

于是就有了先前剑拔弩张的场景。

“他们到底在哪?”韩文清脸色愈发难看。

“埋骨之地,”与之相比孙哲平倒是一副司空见惯的模样,“昨晚失策了,不应该让叶修和张佳乐一块睡的,那个小倒霉蛋一周除了双休日,每天都在被绑架。正好东西都被拾走了,也免得我们收拾,赶紧走准备吊打boss爆装备吧。”

“老张,你还好吧?”叶修端着千机伞的枪形态,准心直直的对着后方大批的追兵,时不时放两声冷枪压低后方追赶的进度。

“少说废话,”张佳乐将叶修抱在怀里,千机伞的伞柄正架在他的肩膀上,脚下却还在踉踉跄跄的飞奔着,“你,你就不能把他们都给放趴下?”

在刚刚一番追逐里,叶修身为战斗力为五的游戏宅很快就败下阵来,加之这附近又没有什么想游戏副本里一样能卡住怪的石缝和可供利用的环境,哪怕扛着千机伞他也爆发不出君莫笑的战斗力,失去了猎寻的张佳乐更是连“花仙炮”都用不出来,更别提什么冰弹手雷燃烧弹的。

两个人只能相互扶持着开始了一场真人跑酷游戏,一开始叶修还能勉强跟上速度,但没一会就耐力告罄,转变成张佳乐携带着叶修负责移动,叶修拿着千机伞负责输出和T。

“你当哥扛的是原子弹还是生灵灭,一灭灭一片?”眼看着身后的骷髅弓箭手射出了一排骨箭,叶修撑开了千机伞的伞形态护在张佳乐身后,“就是你那天女散花的大招乱雷和枪炮师的卫星射线都没那么高的攻击力好么?”

“分明就是你自己体力太差!”张佳乐说话的间隙脚下又是一绊,险些把叶修摔在地上。

“乐乐你可注意着点。”叶修看着后方的骷髅法师一挥手杖,大片灰霾的云雾汇集在自己头顶正上方,果断的将千机伞撑在头上,挡过了一轮混乱之雨,“这么跑下去也不是个事,周围就没有险要一点的地形么?这么一路坦途的,连个捉迷藏的地方都没有,简直逼死猥琐流啊。”

“你想搞伏击?”张佳乐有点诧异的撇了叶修一眼,脚下却是拐了个弯,“那你不早说,我记得右边不远处就有一片枯树林。”

“那感情好,我们走起啊,”叶修见他跑得吃力,索性扛着千机伞跳下来,虽然疲累脸上到笑的灿然,让张佳乐愣了一愣,险些被路上的枯树根绊倒,“看哥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战术大师的战略素养。”



然后一开始的那个Q&A,姑娘们有什么脑洞或者问题也可以留言,我会选一个让韩队和叶神来给你靠谱(bingbu)的解答……

评论 ( 17 )
热度 ( 31 )

© 庭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