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燎

一条已经爬墙了的咸鱼

[all叶]一千零一叶·09

自从发完魔性的上一章,我就凝视着自己三十出头的粉丝数,悲伤的等待着掉粉的时刻。

然而,今天,我发现,我的粉丝数,到四十了!

再瞅瞅达到了写文以来最高的热度。

总觉得自己发现了点了不得的东西……

我想让老韩去兴欣怎么办?!反正也退役了,去兴欣攻略叶神吧,韩队!

最后,别问我老韩为何如此邪魅!霸道包工头,任性!orz




一千零一叶·09.他的荣耀

“老韩,你之前说,”叶修半倚在床上,有些游移的看着韩文清的脸色,终归还是问了出来,“你以为自己死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也不清楚,只是走在马路上突然视线模糊,四肢沉重,只剩下思维还能照常运行,然后就晕了过去。”韩文清顿了顿,补充说,“在我最后的视野里,我看到了一辆车向我开过来。”

叶修一时也只能无言以对,他不清楚在马路中央陷入昏厥的生存率是多少,但记忆里一些不忍回顾的画面却频频在他眼前呼啸着闪过,似乎在讥讽他的无能为力。

天意如刀,岁月如刀,言语如刀……悄无声息间切断了谁的命运,削弯了谁的脊梁,戳伤了谁的心?如果说后者还能用冷漠来抵抗,前者又该用什么来武装?

刀伤无可抚慰,生死之前一切安慰都是苍白无力的虚妄。

“叶修,”韩文清喝断了叶修莫名戚哀的心绪,那种无能为力的表情,不适合出现在这个虽然懒散嘲讽却给人无所不能感觉的人脸上,“比起那些,我更关心的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也不知道啊,”叶修收敛着有些失控的情绪,弯起一个无奈的笑容,“我前一天晚上还在上林苑抢了你们霸图的boss来着,结果眼一闭一睁,醒过来就成了‘爱丽修’,还不断被刷新世界观。要不是知道你们没能耐弄出这么可怕的一片地方,哥还以为自己被霸图粉绑票了呢。”

“爱丽修?”韩文清轻车熟路的无视了惯例的嘲讽,追问到。

“啧啧,老韩你这一看就是没童年啊,”叶修叼起了一根烟,眯着眼深吸了一口,“《爱丽丝梦游仙境》看过没?”

“迪士尼家的动画片?你倒是有童年。”韩文清打量着叶修魔性的裙子,神态微妙地反讽,顺便劈手掐了叶修的烟,“还有,不是说了霸图禁烟么?”

“要不是这片世界里装备绑定脱不下来,你当我愿意穿成这样?哥都做出这么大的牺牲了,你还连根烟都不给抽,人干事?不过……你这是穿越了一趟还附带了记忆加成么?”叶修饶有兴味的坐直了身子,“来来来,给个剧透,后续环节都会有什么?”

韩文清白了叶修一眼,试探性的触碰了一下脑海里那些不属于自己的回忆,然后……被颠沛流离跌宕起伏的人物设定刷新了三观。看着叶修期待的神情,韩文清艰涩的开口:“这个剧透,就算了吧。”真是太……“惊喜”了。

“喔?”叶修敏感的捕捉到韩文清仿佛受到了精神冲击的表情,“后面还会有我们世界的人?”

韩文清木然点头。

“那我觉得,你未必会有事。”叶修中肯的说,“如果说这个世界是一个真人RPG游戏的话,那么我是主人公,原本这个世界的你,我们姑且称之为‘小韩’,小韩属于任务NPC,我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解除小韩的诅咒……”

“嗯,让他爱上你。”韩文清插话,果断的指出叶修在逃避的部分。

“……好吧,我的任务是让小韩爱上我,从而解除他的诅咒。”叶修眼神死的重复,然后打量了一下韩文清目前已经恢复正常的身高和外貌,“就目前的状况来看,我成功了?”

韩文清眼光灼热的看着他,想起了落在叶修眼睑上的那个吻,语气有点不善:“显而易见。”

“啧啧,不是说被诅咒之前王子帅得掷果盈车么?我还以为会变成小周呢,描述和实物不相符,差评!”

“叶修!”韩文清双手环胸,斜睨着自己的明恋对象。

“咳咳,我就是开个玩笑,正题,我们回归正题。按照这个剧本的尿性,如果接下来遇到熟悉的人剧情还是这个走向的话,来到这个世界的肯定不止我们两个人。”叶修选择性的无视了韩文清语气里让他头皮发炸的深意,“所以比起什么借尸还魂,眼下的状况更像是‘梦游奇境’,我在这边达成了攻略成就,然后这个世界就强制性的把你拉进来了。不过,按照你的说法,这两个世界的时间,似乎并不对等?”

“你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韩文清很显然抓住了重点。

“我在来到这的前一天,是在7月13号凌晨两三点钟爬上床睡觉的,在这个世界醒过来的时候精神饱满,所以我推测,我应该是睡到了大约十点左右才来到了这个世界。”熟知自己“早”睡晚起秉性的叶修迎着老对头不赞同的目光到。

“我离开霸图的时间是7月13号下午一点四十五,在两点左右陷入了昏迷。”韩文清正色,“我觉得你有必要改善一下作息习惯。”

“啧啧,老韩别这么死板啊,你这是被张新杰带坏了吧?还记得我们当年通宵打竞技抢boss的青春岁月么?”叶修故作痛心疾首的说到,“这么说,你们在现实世界过了四个小时,可这已经是我在这里的第三天了。”

“那么,外界的一个小时相当于这里的十二个小时。”韩文清皱了皱眉头,继续进行着强买强卖的说教工作,“当年是当年,现在是现在,当年你还是个未成年呢。”

“两边时间不对等,那我们进度快点,回去之后还赶得上夏季转会窗。”叶修有点释然的放松了身子,继续去撩自己的老对头,“我说老韩啊,你今年退役了吧?要不要考虑来我兴欣当个教练啊?”

“你要复出?”韩文清紧盯着叶修。

“是啊,后悔退役太早了吧?”叶修依旧漫不经心。

“为什么?”韩文清一如既往严肃的追问。

“啧,我当年的状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十五岁离家出走打荣耀嘛,职业玩家这活儿我们家老头子又看不上,本来从嘉世退役的时候我就该滚回家,跳过升职加薪,直接出任CEO担任总经理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但是……啧,不甘心啊,然后就拉扯起了兴欣嘛。”叶修轻描淡写的说,“本来拿了第十赛季的冠军我就该功成身退,回去当我的霸道总裁,让我的蠢弟弟实现一下离家出走的伟大抱负,结果荣耀世界邀请赛,一句为国争光,一个世界冠军就彻底刷新了我家老头子的三观,刚进门就被扔出来,叶秋准备翘班出走的行李又被扔给我了。所以,既然家里都支持了,我还能打,干嘛不打?”

这个人总是这样,韩文清突然有点心酸,叶修总是这样,对于一切都轻描淡写,嘉世把他逼退也好,孙翔抢了他的一叶之秋也好,粉丝和媒体黑他骂他也好,他都不会在意。一个人拉扯起一支战队,全联盟不会有人比他更了解其中的艰难,短缺的资金,贫乏的环境,协调队内的人际关系,大量的精力支出,高额的战术策划,还必须在比赛里拿出最佳的竞技状态。

在第十赛季全明星后的记着访问上,他的那句“他在挑战赛里取得的成绩,确实值得骄傲。”并不是因为兴欣挫败了拥有三个全明星选手的嘉世,也不是为了所谓老将不老,只是为了在光鲜亮丽的成功背后,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这个名叫叶修的男人为了胜利付出的所有努力,经历的所有辛劳。

叶修对于自己受到的所有不公,所有污蔑,所有不明是非的指责通通不放在心上,这个在荣耀上追求着精益求精的男人,对于自己始终是随意的。

薪酬?够付网费就好。薪水高低只决定了他借出去的数额。

衣服?能穿不冷就好。淘宝爆款和定制西装待遇完全等同。

食物?管饱不饿就好。天天吃泡面来顿外卖都算改善生活。

住所?有网有烟就好,哪怕没有床也能在椅子上凑合一宿。

他可以拿着联盟刚起步时签订的低廉薪酬七八年如一日的为嘉世打拼,也可以拿着每月一千八的工资,穿着淘宝上三十元一打的T恤窝在网吧破败的小储藏间里。生在当下,他没有手机,几乎不发微博,QQ完全用来联系,更别提什么手游微信。他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了荣耀里,对于其他的一切都持着随遇而安的态度。

所谓的全职业精通,荣耀教科书,也只是因为对荣耀的热爱而已。单是这一点,他就赢过了全联盟的职业选手,且不论那些为了明星效应加入联盟的新人,哪怕是韩文清张佳乐这一群一二赛季的老将,能够为了荣耀离家出走十三年吗?能够为了荣耀甘愿屈身储藏间吗?他不知道,也并不那么想知道。

早在很多年前,韩文清就觉得叶修像是古龙笔下那个一心向剑的西门吹雪,西门吹雪是纯白的,他心无旁骛,眼里只有剑,为人也永远诚于剑。而叶修,懒散脸T又嘲讽,在战术上心脏猥琐无下限,但他对荣耀的热爱同样纯白得毫无杂质,他在乎的不是薪酬,不是地位,更不是名气,甚至不是嘉世,他可以为了让自己的战队更好而退役,却不会为此放弃荣耀,放弃胜利。哪怕被拉下神坛,打落到尘埃里,他对荣耀的执着依然不染滋垢。

这是一个能为了荣耀以纯白的姿态燃烧殆尽的男人。

叶修对荣耀的爱太纯粹太热烈,所以在明白自己喜欢上他的时候,韩文清就知道这注定是一场历时持久的鏖战,对他威胁最大的情敌不是其他三个战术大师,不是和叶修私人关系最好的黄少天,不是帅到用脸征服联盟的周泽楷……而是荣耀。

叶修玩着荣耀时眼中的光芒就像无尽永夜中燃起的孤灯,让他们纷纷变成扑火的飞蛾。

还能打,干嘛不打?

对于叶修来讲,年龄不是问题,手速不是问题……所有困扰都不是问题,只要他还爱着荣耀,他就会继续打下去,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一直打完一辈子,打到荣耀停服为止吧?

“老韩?”叶修伸手在韩文清眼前摇了摇,看着老对头呆愣的神情有些发笑,“我说韩大大,你这是走神走到流离之地去了?”

“好。”韩文清握住了那只有着修长指节和纤细指尖的作乱的手,“我答应了。”

“啊?老韩,你答应什么了?”看着韩文清这庄重神圣的态度叶修有点茫然,好一会才想起来这是在答什么,“当教练就当教练,咱好好说话行么?别弄得跟说结婚誓词似的。”

“如果是结婚誓词就更好了。”韩文清不以为意。

“……你这是跟张新杰学坏了么?我们还能一起愉快的玩耍吗?”叶修一脸“寒叶飘零洒满我脸,老韩叛逆伤透我心”的夸张表情,“韩文清同志,你可考虑好了,入了我大兴欣,就是兴欣人了!要站定老板娘的英明领导不动摇,一切行动听队长指挥!来,叫声队长听听。”

“你还没复出呢,我以为兴欣现在的队长是苏沐橙?”韩文清挑眉。

“老韩你忒不上道,哥是兴欣永远的队长好么?”叶修故作郁闷的埋怨。

“呵,与其做兴欣人,不如直接做你的人吧,”韩文清恶意的压下身子贴在叶修耳边,咬了咬单薄的耳垂,一字一顿到,“你觉得怎么样?叶、队、长?”

“老韩你!”叶修被耳边灼热的呼吸和耳垂上些微的痛感弄得寒毛直竖,脑海里滚过一片,『有生之年老韩居然叫哥队长!』和『真是日了狗了,哥认识的老韩哪有这么邪魅!』最终也只能感慨一句,“……心真脏啊!”

“呵,还比不上你。”吃完豆腐的霸道包工头韩文清干脆利落的起身,扳回了自己扭曲的画风,“收拾收拾,准备去下一站吧。”

路还很长,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他虽然已经做好了鏖战的准备,但比起用耐心一点一点磨开一座和自己一样坚定的心墙,拳皇更习惯的是主动出击,不能将情敌扼杀在摇篮里,起码也得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至于叶修,我们来日方长。





《宅男与野兽》篇完结,至此,除去废话和题头,全文有37500+的字数

呃,对于韩队退役之后去兴欣当(泡)教(宿)练(敌)这件事,有姑娘接受不能吗?

其实只是觉得让韩队退役之后继续留在霸图,看着大漠孤烟易主,战队里没有自己的位置太残忍了点。然后,去兴欣,近树楼台先得叶嘛~

同样是因为私心,所以我把第十一赛季的冠军给了霸图,希望韩队能在辉煌里走完自己的荣耀路。如果等到被媒体质疑年龄和手速什么的……这些事情叶神经历过一遍就够难过了,实在不想再来一次了。

下一篇《来自星星的玫瑰花和二王子》。乐乐上线,大孙上线。

我发现对我来讲大纲这种东西并没有什么卵用,每次写起来都会因为韩队的意愿加剧情orz

比如上一章,本意只是啃一口,结果韩队嫌太少,于是我就:好好好,加加加!让他们啃了一章。

比如这一章,本意只是苏叶神,结果韩队馋豆腐,于是我就:好好好,吃吃吃!让韩队占了便宜。

韩队我这么爱你,你知道吗?!_(:3」∠)_

叶神明天过生日,想写一个短小的生贺,去翻了翻手头的脑洞,结果发现都是大长篇QAQ……

评论 ( 7 )
热度 ( 30 )

© 庭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