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燎

一条已经爬墙了的咸鱼

[all叶]一千零一叶·07

韩队上线,家庭背景有私设。

老韩的梦境有参考佛学的中阴设定,文内提及的佛学知识并不严谨,慎。

一千零一叶·07.吻

韩文清悬浮在这片灰暗的空间里,眼中一望无际的只有灰霾欲雨的天空和波狂涛翻涌的怒海。没有陆地也没有生灵,他甚至看不见自己的身影。

按照他的估计,自己此刻应该是一段烦躁不安的脑电波。

眼下这种处境让他有些难受,毕竟在此之前他还是个活生生的人,片刻之后就已经疑似死亡姑且不说,只是这种没手没脚连身子和脑袋都没有,行动全凭脑洞汹涌的生活状态,就让曾经全手全脚活了三十年的韩文清有点发怵。

说是疑似死亡也不过是在心里给自己一点自欺欺人的安慰,走在马路中央直挺挺的倒下,就算是某个自带大难不死buff的黄金男孩也该去见上帝了——喔,巫师似乎不信上帝,他们信的是梅林,霸图前队长在心里纠正——更何况他韩文清既没有黄金右手,也从来不是被主角光环垂青的男人,如果说荣耀里有谁被主角光环加持过,那一定是某个没有下限的叶姓人士。

韩文清摇了摇并不存在的头,在意识里对自己做了一个并不那么成功的嘲讽表情,自己真是魔障了,生前满脑子都是叶修那个祸害也就算了,连死后都忘不了他么?

从年少轻狂时大漠孤烟与一叶之秋在荣耀里的初遇,到联盟前四年的针锋相对,哪怕之后越来越多的战队崭露锋芒,魔术师剑圣枪王纷纷崛起,但提到宿敌,人们想起的,永远都是斗神与拳皇。然后就是第八赛季“叶秋”突然的退役,网游第十区奇兵突起的高手君莫笑,全明星上万众瞩目的“龙抬头”,挑战赛斩落嘉世的兴欣,回归的荣耀教科书,第十赛季夺冠的黑马……

原来韩文清关于荣耀的记忆中大半都被打上了叶修的烙印。

放弃荣耀,怎么可能?

忘记叶修,怎么可能?

可现在一切都全无意义了。

他今年三十岁,刚刚退役但家底还算丰厚,家里有已经不年轻的父母,所幸他不是家里的独子,不至于让两位老人老无所养,但父母还是要经受老来丧子之痛。

他今年三十岁,十六岁时第一次接触荣耀,十九岁不顾家里反对成为一个荣耀职业选手,二十二岁拿了人生中第一个冠军,在拿到第二个冠军后果断退役,准备去谈个恋爱时却疑似遇上了飞来横祸。

他今年三十岁,性格坚毅勇往直前,在遇上叶修之前的十六年里,一直活得像学校操场上的旗杆,在遇上叶修后,性格一如既往地坚毅,但某些东西却悄无声息的弯成了歪脖的古松,深深扎根心底。

他今年三十岁,没谈过恋爱,但有一个喜欢了近十年的人,可惜还没来得及告白,在那颗坚若磐石的心上开出的花,已经来不及给那个特定的人看了,磐石间的细流依旧蜿蜒奔流,只是再也没有宣泄的出口了。

韩文清有些难过,可他现在连眼泪都没有,估计也只是一段传达着悲伤情绪的脑电波了。

倏忽,那一片惊涛间炸开了一道灿烂的闪电,带着隆隆的惊雷声,转瞬又消失在海面上,与此同时,原本灰霾笼罩的天空中浮现着几条略偏暗淡的柔和光带。

这场景让韩文清莫名有些熟稔,不,并不是来自隔世经年前的初中生物课本中原始海洋诞生了原始生物那一课,反倒有些像他母亲常看的佛经里所提到的中阴境。

韩文清的母亲信佛,并不像回族人对伊斯兰教那样几乎铭刻进血脉里的虔诚信仰,用她老人家的话来讲,只是年纪大了给自己找点心灵的依托。但耳濡目染之下霸图的硬汉队长还是对佛学有了些许了解,虽然背不出什么《金刚经》《楞严经》,但是看着大雄宝殿上宝相庄严的金身佛像还是能感受到那么一点庄重慈和的气氛的。

而中阴在佛教中是指人死后到轮回往生前的阶段,因亡者生前所结的善恶因缘不同,所见景象也大相径庭。而中阴中有两种光,前者如雷霆乍惊,助人解脱,后者暗淡柔和为六道轮回的光亮,让人随业轮回不得超脱。

然而看着面前的两种光,韩文清却并没有动作,不甘像浓稠的烈酒麻痹了他的神智,理智上他能做到接受自己已经死去的现实,但感情上他却不允许自己遗忘,超脱往生也好,随业轮回也好,都不是他想要走上的路,因为他不甘心,不甘心忘记自己十几年来的荣耀之路,不甘心忘记自己的同伴队友,不甘心忘记那群和自己有共同理想的对手,更不甘心忘记自己的家人和……叶修。

他是将一如既往刻进血脉里的霸图汉子,怎么可能甘心遗忘过往的一切走上一段不由自己掌控的路?

我不甘心。韩文清无声的说。

下一刻,整片深蓝的海仿佛被他的拒绝激怒,海面上掀起了浑浊的巨浪,作为一束没有实体的脑电波,从到达这里以来,韩文清第一次感到了寸步难行的僵硬和凝滞,就像在荣耀中中了弹药专家的僵直弹,于是他只能木然的被浪头拍进了那片暗色的怒海。

脑电波居然也会有窒息感,差评!

作为一个长在海边的Q市汉子,韩文清技能点点满的游泳能力在此刻并没有什么卵用,连四肢都没有还游个ball啊?但是明明连身体都没有他却偏偏能够感受到缺氧的窒息感,也是呵呵哒。

在这片海洋里他好像完全失去了浮力的加持,只是一刻不停的向下坠落,下坠的速度太快,如果不是四周仍然被一片模糊的墨蓝色包围,他几乎要以为自己是从悬崖上跌落。

后来连韩文清自己都说不清楚他已经下坠了多久,久到连窒息感都消弭,四周的海洋已经从深沉的墨蓝色变成了浅蓝,连坠落的速度都越来越缓慢,就好像是从海底反向坠入了天空。

等到四周的蓝色浅到难以辨认,只剩下大片茫茫然的白时,他看到了一个奇装异服的自己,或者说一个奇装异服身高两米以上的男人,长着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什么掷钱盈车,什么受到诅咒变成野兽,什么孤独敏感又骄傲的王子,什么喝着机油的宋奇英,烛台李艺博……这鬼畜的剧情让韩文清有些头痛,然而当看到那个全没个正形叼着烟站在另一个自己面前的男人时,如果情况允许韩文清简直想穿越次元壁把他拎过来——拎过来之后是抽一顿还是干一场就请自由心证吧——哪怕他穿着可笑的水蓝色的裙子,但只要一眼韩文清就能确定,他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叶修。

他总能第一个认出叶修,就像第八赛季的全明星上,就像竞技场里第一次面对君莫笑时……不管他究竟是顶着一张轮回提供的战斗法师脸,还是披着一副装备花俏到不忍直视的散人皮,就算他哪天开了个女号——此时的霸图队长还不知道自己的暗恋对象有一个名叫“忧郁小猫猫”的守护使者帐号——韩文清也有自信能一眼认出他来。

只因为那个人太特别,他是烈火是坚冰,是瀚海是长空,是他心里不忍毁弃的索多玛城*。只有这个人,能让他被一叶障目还甘之如饴,只有这个人,能让他心甘情愿的被绑在火刑架上受一场永火的劫罚*。

韩文清有些贪婪的看着画面里的叶修,自从第十一赛季开始,他为了霸图夺冠操劳到甚至没有时间思考那乱麻般的感情,和叶修的见面也只有霸图对兴欣的比赛那寥寥几面,甚至有时已经退役只在兴欣担任战术指导的叶修根本不会露面。

他已经太久没有好好打量一下这个人了,兴许是因为最近作息规律了不少,叶修从前因为熬夜有些虚胖的脸清瘦下来,显得下颌线条有些尖锐,但笑起来还是一如既往的漫不经心又嘲讽,三言两语就将另一个自己撩火。

看着画面中两个人的互动,韩文清烦躁的皱眉,显然对于另一个自己青涩的表现十分不满,遇到叶修这样欠抽的糟心玩意儿,就应该直接干死他,不管是哪种意义上的干,如果是他在……

韩文清看着画面中的自己小心翼翼的将吻落在叶修眼睑上,如果是他在……

如果是他在又怎么样呢?

如果从来只是如果,在叶修身边的人并不是他。挫败和嫉妒就这么在心里燎原,愈演愈烈到头晕目眩,画面里的一切都朦胧,让他甚至看不清叶修的脸,全部的视线都被黑暗笼罩,迷茫中思维仿佛被塞进了一根自来水管,无力的被巨大的水压推动着前行,拥挤狭小又闭塞的空间里寂静得甚至听不到自己的心跳。

好像只是转瞬,又像是越过了万古洪荒,等到韩文清再次睁看眼时,正对上了自己身旁安静沉睡的脸。

自己现在身处何方?

这是借尸还魂还是非典型穿越?

眼下应该怎么办?

这些想法还没来得及从韩文清脑海里闪过,就被他无情的扼杀在了摇篮里。

此时此刻,他只做了一件自己暗搓搓觊觎了近十年的事情:扳起那张脸,对着那双时不时吐出嘲讽言辞的嘴唇,凶狠的啃了下去。

在那个力道大得算不上吻的吻落下的瞬间,韩文清听到自己心底的猛兽欣喜的喟叹:

太好了,我在这。

太好了,你也在。




*索多玛城,《旧约圣经》记载当中的城市地名,该城市位于死海的东南方,已沉没在水底。依据记载,索多玛是一个耽溺男色而淫乱、不忌讳同性性行为的城市,后来被耶和华用硫磺与火焚毁。

*在古代日耳曼法律中,同性恋要被处以火刑。

韩队终于亲上了!下一章叶神睁开眼就会面对一只眼神凶狠的啃着他的老韩……想想也是orz。

意识流写的好累……果然还是傻白甜轻松……

然后,感觉开文的鸡血期过了写着有点卡……所以,有没有姑娘愿意和我一起做彼此的天使,加个QQ一起玩耍?可以谈谈脑洞,谈谈人设,再谈谈剧♂情……毕竟兴欣的人设我都没有,微草的人设还在徘徊中……啊,最重要的,还可以催更。

最后,刚写到原著老韩上线就写了28000+,叶神的后攻还剩了十几号,还有后来需要的感情发展和回归剧情……我也是呵呵哒……

评论 ( 11 )
热度 ( 33 )
  1. KINGZERO庭燎 转载了此文字

© 庭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