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燎

一条已经爬墙了的咸鱼

[all叶]一千零一叶·06

一千零一叶·06

本章我的本意是想写李艺博教你如何啪啪啪,但我突然意识到,以韩队的性(下)格(限),这脸完全打不起来……

下限太高也是一种错误啊!=A=

然后食物有参考HP的学校食堂,毕竟没吃过正统的西餐。

其实我还有个HP paro的全职脑洞来着…可惜它还只是个洞…




一千零一叶·06.你是我的

叶修觉得霸图城堡的餐桌上一定添加了什么了不得的附魔效果,不然何以他在霸图的每一顿饭都吃的如此让自己胃痛胃酸胃胀,恨不得生吞一箱斯达舒。第一天的牛排vs泡面最终吃出一把千机伞已经算是正常到让他眼中饱含热泪的结局了,上午老韩吃着吃着牛排突然点亮了情商的技能树打了他个措手不及也就算了,现在,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此时餐桌上的菜色远不像先前那样贫瘠,从餐前甜点到饭后的水果拼盘,主食除了牛排外,还有盛在银制托盘里的火鸡三明治、培根披萨、匈牙利烩牛肉和烤得金黄流油的香肠,以及满满一大盆的金枪鱼沙拉,两旁的白瓷碟里还堆着水果馅饼和口味各异的布丁,甚至一旁的冰桶里还摆了两瓶一看就价值不菲的葡萄酒……如果除去那个用熟透的樱桃拼了一颗红得发紫的心的粉红色奶油蛋糕,这真的是一顿很诱人的晚餐。

然而匪夷所思的不仅仅是一个蛋糕,现在整个餐厅里的一切和往日跟本不在一个画风上。

餐厅两边的窗户被擦的锃亮,窗外能看见深蓝色的夜空,和如上好的锦缎般铺展在其上的银白色星河,餐厅里的一切更是同早先的肃穆庄严相去甚远,层层叠叠的粉红色窗帘带着金黄的流苏在仲夏的晚风里拂动,原本线条有些僵硬的红木雕花餐桌变成了白色烤漆还镀着金边的西欧宫廷风长桌,同样换了个色调的椅子上套着粉色系的椅套,窗台上餐桌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蜡烛,李艺博昂首挺胸的站在餐桌上最显眼的地方,在他旁边是一个做工精致的水晶花瓶,里面插了一束怒放的红玫瑰。

甚至连天花板和墙壁都被装饰一新,一面原本空白的墙面上挂上了一张金线绣制的猛虎蔷薇图样的挂毯,另一边的墙壁更加夸张的变成了一面彩绘玻璃,绘制的赫然是一大片红粉斑斓的蔷薇。高高的吊顶似乎做了翻修,四个墙角都有光着屁股的丘比特拿着弓箭,心形的箭头正对着下方的餐桌,一个华丽到晃瞎眼的水晶吊灯挂在天花板的中心,甚至连天花板上都装饰了金银两色的棕榈树叶子。

霸图今天的餐厅装潢是被张佳乐承包了吗?叶修站在楼梯上愕然的睁大了眼,

就算这里的老韩突然情商上线了,按照他一如既往的硬汉作风,也不至于把餐厅弄成这个造型啊。荣耀教科书第一次有些质疑自己对韩文清的了解,莫非在他不知道的地方,老韩也有一颗浪漫主义的少女心?

“叶修?你不下去堵在楼梯上干嘛?”韩文清看着眼前似乎走神到了某个了不得的地方的人问到。

“老韩,”叶修有些受惊的回过头,意味深长的打量着自己的老对头,“看不出来,你…脑洞略大啊!”

什么鬼?韩文清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有些困惑,然后在看到餐厅的场景时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

“你们在搞什么?”韩文清问。

李艺博抖了抖并不作声,反倒是一边的宋奇英开口到:“殿下,我们一致认为,为了促进你和爱丽修小姐的感情进展,我们一致认为有必要给你们营造一个温馨浪漫的相处场所。”

“我并不觉得这个场所能促进什么感情进展。”叶修到,“小宋,你的脑洞也算突破天际了。”

“鲜花,美酒,蜡烛,音乐,和丰盛的晚餐,气氛难道不是很好吗?”躺在软垫上的小提琴于天问,“为了追求浪漫的效果我们还在蛋糕里藏了几枚钻戒。”

“钻戒那种东西一个不就够了么,为什么要放几枚?”叶修显然没把握住话题的重点。

“有钱,任性!”餐刀季冷蹦到了蛋糕边上,似乎在研究如何下刀才不至于破坏那颗樱桃拼就的红心。

“老韩,你们霸图的画风还能不能好了?腐败的资本家!”一边唾弃着,叶修已经毫无自觉的坐在了餐桌前,颇有兴味的开始尝试花样丰富的晚餐。

韩文清感慨着自己又高估了某人的下限,同样黑着脸坐在了餐桌前,还不忘冲霸图众人说一句“胡闹!”。

其实他今天心情并不好,今天早餐时他刚发出挑衅电波还没等到回应,叶修就借着饭后消化的名义遁回了房间,他只当叶修是要好好想想,于是也就没有追究太多,谁知道等午饭时间上去找他时,房间里却空空如也。如果不是大敞的窗户和乱翻翻的被子,韩文清几乎要以为“叶修”这个人的存在只是自己的臆想。

那一刻他的心情复杂到连韩文清自己都说不清明,愤懑?恼火?失望?这些都有,但更多的却是一种莫名的担忧,就好像这个人曾经也如此悄无声息的淡出他的生命一般,所以哪怕理智一次次耳提面命的告诉他叶修不会有事,但感情依旧像徘徊的困兽一般躁动不安。

为什么?为什么?依旧是因为他对叶修该死的一无所知!

无知到,当那个人要逃离的时候,甚至不知道应该去何处寻找。

不能这样下去了。韩文清对自己说。

感情这种东西,如果不能将它扼杀在摇篮里,那起码也要把握住它生长的方向,无论面对什么,他都不喜欢处于全然被动的位置。

韩文清看向对面正懒洋洋地啃着布丁的男人,目光锐利的像盯紧了猎物的猛虎。

叶修若有所觉的抬起头,看着韩文清毫不掩饰的危险眼神,突然就想起今天下午自己出去抽烟回来时的场景。当他抓着千机伞变形的机械旋翼飞上二楼自己房间的窗台时,正对上了韩文清黑到惨不忍睹的脸。自己这是出去抽个烟都能把老韩惹毛了?

叶修摸了摸下巴,压下心里仿佛被大型肉食动物盯住而骤生的危机感和莫名泛起的燥热,然后挑衅般的笑了笑:“哟,老韩,哥又怎么得罪你了?啧啧,这脸黑的……”

“叶修,”韩文清庄重了脸色,难得有点局促的清了清嗓子,“我有话要对你说。”

“诶,老韩,你……”燥热感加剧,叶修觉得血液正在飞快的上涌,他素来苍白的脸色有点熏红,有些不适的歪了歪头,“你们家的菜,是不是有点问题?”

“别找借口岔开话题,我有话要对你说!”

除了燥热还有种眩晕感,叶修心里拉响了警报,只等赶紧听完回屋闷一觉:“老韩…你…说…咚!!”

看着突然扑在桌面上的叶修,饶是霸图的真汉子也忍不住有点心慌。韩文清惶急的快步走到叶修身边,仗着身高优势将他整个揣进怀里:“叶修?叶修?你醒醒!哪里不舒服?”

“老韩?”叶修懵懂的半眯着眼,里面再没有什么冷静,反倒像是盛了一碗水,湿湿软软的。连着素来带点嘲讽的生音都软下来,嘴里胡乱的哼唧着,最终也只是软趴趴的将一声老韩拖得老长,尾音还有一点翘,像只小钩子一样,一钩钩到韩文清心里,并不显疼,只是麻酥酥的痒,就像早春躺在反绿的草地上被刚冒头的小草芽戳了脸。“老韩…你耍诈…又把哥灌醉了。”

“你个糟心玩意儿,”韩文清看着桌上的布丁有点心累,叶修全程没喝酒,鉴于他的酒量也不算好,这桌上唯一有点酒精含量的就是那盘酒浸果酱布丁,但就算叶修连吃了三个,那酒精含量也还不抵一杯劣质麦酒呢,怎么不该这么快就醉的人事不省吧?

韩文清带点无奈的一指头戳在叶修脸上,有个小小的凹陷,手指移开又弹回来,现在这人被三个布丁醉晕乎了,既不会三言两语把他撩炸,也不会眼波难测让他只能看着却无从下手,简直安全无害得像个孩子,被他半抱在怀里,脸色通红只顾着乐呵呵的笑,然而哪怕是这幅和平时相比堪称傻到冒泡的样子,也能莫名让韩文清的胸口一阵扑腾,好像他怀里不仅揣了个人还揣了只兔子似的。

他怎么就偏偏栽在这个人身上了呢?

明明这家伙醒着就一副脸T嘴脸,专说些嘲讽意味满槽的大实话,三句话不用就让人想扒了他的皮,心思深沉到天大的事他都敢都一个人揣着,眼神跟刀子似的,一戳一个窟窿……喔,现在还得添一条,一杯劣质麦酒就能把他放躺下。

“叶修,我怎么就中意你呢?”韩文清问,说不清他问的究竟是叶修还是他自己,“明明你毛病这么多,我怎么就中意你呢?”中意到连毛病都中意。,也算是魔障了。

看着怀里已经睡得不能再熟的人,韩文清放轻了手脚抱着人站起来,直接向二楼走去,只留下身后李艺博激动得差点熄了火,全程没派上什么用场的于天用琴弓捂着脸,直呼晃瞎了他枫木的琴眼,宋奇英到是还淡定,只不知从哪掏出个小本子,认真的记下“爱丽修小姐酒量奇差,日后攻略可徐徐图之”。

而韩文清全不知道自家严谨的管家还在替自己谋划终身大事,自顾抱着人目不旁视的路过了东厢房朝自己的卧室走去。

反正白已经告过了,叶修没吱声就当他默认了,自己没趁着他人事不省把他拖回去这样那样已经算是业界良心了,抱着睡一晚总不犯法吧?

韩文清看着躺在自己床上的叶修:

对象,自己,热炕头。

人生圆满!

于是满意的霸道包工头韩文清将自家对象往怀里拢了拢,压抑了一下男人都明白的那点兴奋,克制的在叶修眼睑上落下一个小清新到画风错误无法读取的吻。

叶修,你是我的。






因为昨天在三次元受了比较大的刺激,虽然根本原因是我自己作死,但还是伐开森。

又有鉴于我罹患“大爷今天不开心,你们都别想开心”重症晚期并已放弃治疗,所以为了防止某天我一时心血来潮说出:大爷今天不开心,懒得更了。这种不负责任的话,我决定这段时间有心情就更更,所以可能会造成断更晚更或者某天多更的现象,先在这里给姑娘们道个歉。

下一章原著老韩上线,宅男与野兽的场合即将结束,韩叶初吻会有的,其他西皮的粮也会有的,

昨天的更新虽然热度不高,但好多评论让我get√到了姑娘们深深的爱(并没有那种东西)!

于是我决定给姑娘们一个选择的权利,宅男与野兽即将完结,下一波大家想看叶修大大和老韩一起解救秋葵姑娘(黄叶)还是帮助玫瑰花寻找倒霉到走丢的二王子(双花叶)?

不管选择哪个选项,请在我写到之前留言,过时不改,呵呵哒。

以及如果有人觉得lo主今天画风不对,那是你的错觉!(正直脸)

评论 ( 10 )
热度 ( 30 )

© 庭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