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燎

一条已经爬墙了的咸鱼

[all叶]一千零一叶·04

苏叶神。苏叶神。苏叶神。

叶神,再苏十年也不会腻!

all叶向,奇(keng)怪(die)的童话风,大部分角色(包括叶神的后攻)女装设定,全程粉似黑,慎入!

误入奇妙世界的美(嘲)少(讽)女(脸),虚假而真实的世界和熟悉而陌生的伙伴,究竟应该何去何从?回家的路在何处?迷茫的旅人又身处何方?如果这个空间的存在已经是荒诞不经的错误,那么你们的存在究竟是虚无的妄想还是现实的折射?是人性的堕落还是道德的沦丧?欢迎收看本期《一千零一叶》。

对不起,姑娘们我又更晚了!因为本来打完了又一时手欠删掉了!不过好歹在明天之前发上来了QAQ,简直不想再用手机码文了!今天这一更写的无比痛苦!老韩的心思真难猜啊QAQ。

亲友问我为什么一上手就要写最难拿捏的韩队,难道是为了早死早超生?

我悲伤的回答,不,因为韩队是真爱啊!所以忍不住就想让他的戏份多一点再多一点……

然而现在看看,当时的我真是太甜了!

明明知道no zuo no die我为什么还在zuo?!



一千零一叶·04.是石头要开花的时候了

宋奇英站在餐厅的长桌上,满意的打量着已经准时开始按部就班的投入工作的霸图众人。很好,霸图城堡的今天依旧很和谐,是给王子殿下(划掉)拉皮条(划掉)解除诅咒的好日子。

与此同时,城堡二楼东厢房里的气氛却堪称剑拔弩张,或者说,是韩文清单方面的剑拔弩张。

因为昨天晚餐时莫名的神经兴奋失眠了一整晚的韩文清双臂环胸,面色不善的看着床上那一团让自己失眠的罪魁祸首。

昨晚自己是神经性失明了才会把这个家伙当成命定的对手吧?

“快点起床!”越想越恼火的老韩黑着那张本来就算不得多和善的脸,“十分钟之内滚出去跑步。”

面前的被团不动声色的缩了缩,里面的人全然没有打算出来的意图。

“你到底起不起来?”韩文清扯起被子的一角。

“老韩,你这是……”叶修睁开朦胧的睡眼,看到自家老对头黑的史无前例的脸,忍不住一怔,“啧啧,这脸黑的,得吓哭多少无辜路过的花花草草啊。”

“醒了就赶紧起来!”韩文清扯紧了被单。

“五分钟,老韩,让哥再睡五分钟就成!”叶修往回拽了拽被子。

“你确定?”韩文清有些危险的眯起眼,看着赖在床上眼神迷离衣裙不整并努力将自己缩成球状的男人。

“嗯……嗯哼?!卧槽!老韩你干什么?!”被霸道包工头韩文清塞进被子里卷了两卷然后整只扛在肩上的叶神表示,真是日了狗了!“老韩有话好说,你快把我放下!”

“既然你不想起来,那就不用起来了。”韩包工头一锤定音,扛着大号的麻袋开始了愉快的晨间锻炼。

而还在监督着霸图众人进行场馆改造的宋奇英看着远去的两道身影欣慰一笑,今天王子殿下和爱丽修小姐的关系依然在进行着稳步的发展呢。

等到叶修再一次衣裙整齐的坐在餐桌旁时,他只能对着光洁瓷盘里的牛排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胃,“我说老韩,你会变成这幅样子,多半不是什么诅咒,而是被无数做成牛排惨死人口的牛诅咒了吧?一天三顿吃牛排,不怕营养不良么?”

“爱丽修小姐,根据昨晚你带来的泡面我做了一番营养分析,结果显示泡面中含有大量油脂,并且缺少人体必须的微量元素,长期使用会导致营养不良,肥胖等亚健康效果。”宋奇英摇了摇钟摆。

韩文清面无表情的瞄向了叶修白斩鸡般的小身板,视线下滑又落在了被掩盖在衣裙下的腹部。

“并且……”宋奇英有些迟疑的歪了歪头“我还在其中检查到了一部分不知名元素,似乎有延迟食物腐败的作用,如果将这种元素应用于人体,兴许也可以延缓人体的衰老?”

“呵呵哒,”叶修硬是从后辈那张闹钟脸上看到了认真严肃的表情,嘴里还啃着牛肉就忍不住放出了嘲讽“小宋你想太多。”

“兴许吧,不过,爱丽修小姐”宋奇英的钟面上闪过了一道寒光,“在进食的时间最好不要说话,以免食物沿着会厌软骨滑入呼吸道造成窒息。”

“老韩管管你们家小宋啊,在这么发展下去霸图就快成强迫症集中营了,我们就没法愉快的玩耍了!”叶修痛苦的捂住了脸,“这日子还能不能好了!”

“你和我很熟?”韩文清终于问出了这个从昨天初次相见就浮现在他脑海里的问题。

眼前这个懒散的男人似乎熟知他的一切秉性,了解他的全部坚持,他知道如何能三言两语将自己气到肝火上涌,也知道如何用一句话抚平自己躁动的情绪。

这种了解是可怕的,韩文清在心里定义,就像在一场牌局里对方已经摸清了你的牌面,但你却对他还有几张Ace茫然不知,这种绝对的了解遇上全然的未知足以让他一败涂地丢兵弃甲。

但偏偏,在听到那一声熟稔的、尾音拖得长长的“老韩”时,心里的某个角落却出奇的熨帖,好像这一切本应如此。

好像韩文清与叶修本应熟稔到知晓对方每一个动作背后潜藏的深意,和每一个眼风交错间划过的光火。

于是他就越发恼火,因为他对叶修的全然无知。

那种牵扯在两人之间的,本应是双向的联系莫名断了线,在单箭头入不敷出的信息交换中,他在叶修那双波云诡谲的眼底仿佛赤裸得身无寸缕,而他眼中的叶修却披坚执锐掩藏在重重帷幕之后。

韩文清擅长的从来是轰轰烈烈一往无前,如果有桎梏,砸碎就好,如果有阻碍,击垮就好,如果有沟壑,扫平就好……凡所有相,都能被他的烈焰红拳一如既往的粉碎,但在叶修这里,他却不得不无可选择的品尝到败北的滋味。

因为叶修是一个谜。

在荣耀上,最可怕的是未曾出手的技能,因为未知,所以可怕。而叶修对于此刻的韩文清来讲,就是一个完全未知的谜。每当他为捕捉到了其中一条线索,离谜底更近一步而欢欣鼓舞时,更多的、纷乱无章的线索就一甩一甩嘲讽似得,对他露出难以捉摸的尾巴。而当他伸出手,企图蛮横的揪住那些尾巴,撕开一切伪装,将那个永远笑容懒散的男人武装在谜底深处的心桎梏在掌心里时,所有眼见的线索又都如羚羊挂角般无迹可寻。

倘使他们分站在赌桌两边,那么韩文清此刻已经输掉了最后一条底裤,尴尬的袒露在对方面前,而叶修依然握着手中不可预见的王牌,带点虚胖的脸上写满懒散和波澜不惊。 

这是一场彻头彻尾到让人无所适从的失败。叶修和君莫笑一样穿着搭配奇葩的装备,带着满身的不可预见性,肆无忌惮的闯进了韩文清的视野。然而此刻的韩文清却并不是和他相争十年的那个大漠孤烟的操作者,叶修看透了他的每一层顾虑每一点漏洞,而他却对着对方水蓝的裙袂茫茫然无从下手,于是一时间连裙摆的弧度都像是无情的讥诮。

“呵,老韩,你在担心什么?”叶修不紧不慢的吃掉叉子上最后一块牛肉,满意的舔了舔嘴唇,就像一只餍足的猫,“我当然和你很熟啦,就像你和我很熟一样。”

韩文清的视线像尖锐的解剖刀一样,一寸一寸细细的刮过叶修被额发覆盖只露出星点苍白皮肤的额头,隐藏在留海下不同于他懒散气质的锋利眉宇,算不上多高耸但绝对笔挺的鼻梁,还有那双叵测的、仿佛隐藏着星辰大海的暖黑色眼睛,多可笑,这个疯狂又冷静,目光锐利的像手术刀般直切要害的男人,他的眼睛居然是温暖的,就像冬季的深海,任外界寒风凛冽冰封三尺,依旧自顾自的温暖着窝藏在他怀抱里的鱼。

然而韩文清从来不是一条需要寻求庇护的鱼,他坚定执着无所畏惧,不管迎面而来的是朔方的冰雪还是地心的熔岩,韩文清最终将目光停在了那双刚刚被舌尖舔舐过还泛着水光的薄唇上。

现在的他看不透叶修,但他却能看懂自己,被称作联盟两大硬汉之一的韩文清作风一向强硬,哪怕刚刚被眼前的谜题甩了一脸的困惑,他剖析自己的刀锋也一如既往的果决,他平稳狠历的剖开自己的心,然后就猝然间听到了石头开花的声音,看到了坚定的磐石上,正在绽放的那一朵或许细小但绝对坚定的花。

在另一个世界,曾有一位德国诗人在异国他乡,用锋利的笔杆在羊皮纸上刻下厚重到浓稠的句子:

  是让他们知道的时候了!

     是石头要开花的时候了,

  时间动荡有颗跳动的心。

  是过去成为此刻的时候了。

  是时候了。*

是时候了,于是韩文清终于攫取到自己跳动的心脏里纷乱又狂躁的思绪,每一笔每一划都写满了心动。

多么不可思议的结果,但他偏偏觉得这一切理所应当,甚至还暗嫌来的太慢太晚。

你瞧岩石里开出的那朵花啊,那么稚嫩那么纤小,但它终于会长大,早晚有一天,它将开满那片坚定的心,结出更加美丽更加坚韧的珍贵果实。

韩文清有些艰难的收回了过于外放的思绪,他的目光依旧停留在叶修那双时常吐出嘲讽话语的嘴唇上,然后他立刻感受到了自己有些失衡的心率和些微急促的呼吸。

没出息,韩文清狠狠地呵斥自己心底的那朵幼苗,然后悲哀的发现于事无补。

有人说,世上最难以遏制的两种东西,一个是咳嗽一个是爱。

既然这种心动难以遏制,那么不如让你和我一起烦恼,感情的战场里没有人应该永远置身事外。

于是他抬起头,直直的对上了叶修那双带点疑惑和审视意味的黑眼睛,眼底潜藏的风暴和火焰交织成密集的罗网,带着浓烈的战意,就像大漠孤烟那曾经被叶修戏作烈焰红唇的银武烈焰红拳,热辣又危险。

换了联盟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这么做,因为叶修的目光太锋利,善于捕捉每一缕闪过的心绪。如果是以心脏闻名的其他三个战术大师在这里,张新杰会自制的将情愫隐藏在眼底,喻文州会用笑容来将它掩饰,肖时钦素来擅长打防御战,而其他人,黄少天会发扬他机会主义的滔滔不绝,让叶修无可避免的被带进下一个话题,张佳乐会炸着毛怒斥“滚滚滚”掩饰自己通红的脸颊……除了韩文清外,大概只有如今正如日中天的枪王周泽楷和昔日的第一狂剑孙哲平会选择抬头直面叶修的目光,周泽楷是出于对倾慕的前辈的坦诚,孙哲平是永远狂放不羁不懂得低头和退避,但韩文清和他们都不一样。

于是叶修就对上了多年宿敌那带着露骨的挑衅意味的滚烫眼神。

韩文清将自己的心意坦然的摊开在他眼前,让他亲眼看着那朵花儿在磐石上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我将我的心放在这里,你,敢不敢接?

联盟这么多人,会用挑衅来对叶修示爱的,只有韩文清,只有他有挑衅的勇气,也只有他有挑衅的资格。

纵使眼下老韩不知何故的喜欢上他,对于解除诅咒有了实质性的进展,但叶修还是只能头皮发炸的苦笑,苦于老对头一如既往的直接。

韩文清毫不闪避的将一团乱糟糟的心思捅进他的眼里,顺便将他从高高在上乐得清闲的王座上扯下,就像第四赛季带着霸图破灭了嘉世势在必得的四连冠般干脆果决。

他将挑战摆在明面上,让叶修甚至找不到视而不见的借口。

这是一场他注定会处于弱势的挑战,无论他选择正视还是逃避,无论结果是他胜者为王还是他们两败俱伤,虽然他不会输,但也绝无可能赢得光鲜亮丽。

或者说,他与韩文清之间的战争,有哪一场他能赢得风度翩翩?这个十年相争,硬抗过一叶之秋的却邪也直面过君莫笑的千机伞的男人,从来不会给他一场能够轻易获胜的挑战,却也从没让他失望过。

荣耀十余年里,来来往往的人这么多,他送走了最好的朋友,送走了黯然神伤的对手,送走了配合默契的副队……甚至当他自己失去了账号卡,被迫离开那片熟悉的战场时,只要他回头看看,就能找到韩文清和他的大漠孤烟一如既往笔挺的身影。

当年退役时韩文清那句“没出息”中包含了多少心绪他或许难以一一明辨,但第八赛季全明星上,龙抬头乍现后霸图队长等着摄像头的那句“我等你回来。”却让他不愿相信的真相昭然若揭。

当年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那么深沉又晦涩的心思,就像一本书般,被那个一往无前到不知道要怎样慢下来的男人毫无矫作的摊开在他面前,每一个词章句读都逼得他费尽心力的解读,等到终于通读一边之后才发现难题远不仅仅如此:

霸图队长珍贵的心意,他敢接下吗?






*引用的内容来自德国诗人保罗·策兰的《卡罗那》,这是北岛的译本。

本章让这个世界的老韩同志认清了自己的心意,然而现在只是心动还没到爱上的地步,所以韩叶还有一点路要走,有没有姑娘给我提供一下促进感情进展的梗?这两天写意识流写的脑洞都开始漏水了……

以及我依旧没有写到期待已久的李艺博教你如何啪啪啪的情节……伐开森,要评论!

为了原著老韩早日上线,姑娘们给点热度,给点评论呗?OvO

评论 ( 6 )
热度 ( 33 )

© 庭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