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燎

一条已经爬墙了的咸鱼

愿你的荣耀永不老却

看了一位太太的杰西卡大大人物分析,忍不住就想八一八全职这本书里我最不忍心看着他们老去的三个人。


全职里最希望能再战十年的三个人,叶修,韩文清,王杰希。



叶修大大是我男神,爱他的理由太多,从隐忍在虚胖的嘲讽脸之后的温柔,到为了一只抛弃自己的队伍甘愿退役的热爱,对后辈们的体贴关爱……种种种种暂且不去一一论述。只知道看到兴欣对轮回的最后一战,看到叶神爆出了超神的手速之后颤抖的双手,看到叶神在夺冠之后的退役,心里好像缺失了一块血肉,不疼,只是空落落的,好像被没着没落的悬吊在峭壁悬崖,原来只是因为再也看不到那个带着君莫笑在荣耀的战场上冲杀的身影。作为一个旁观者的我,只因看多了他的悲喜,而对他的离开难以释怀,那么作为当事人的他两次割舍了自己专注十年,痴迷十年,深爱十年的荣耀时,又是何等凄凉何等悲切?当他站在故事开始的那个雪夜,遥望着自己一手建立,又将自己驱逐的王朝时,究竟是以什么样的心情,什么样的爱来期待它在自己离开后重返巅峰?我不敢想,不愿想,也不忍想。旧嘉世以支配者的身份,太过残忍的驱逐与剥夺,剥夺了他十年并肩的一叶之秋,剥夺了他十年倾注的荣耀,然而作为受害者被剥夺了所有的他,却带着累累伤痕笑着祝福。

我心中的斗神,从来不是一叶之秋,只是他,只是那个能带着满身伤痛微笑得无所畏惧的叶修,那个面对所有恶意坦然无惧的叶修,那个站在归途的起点说出“我回来了”的叶修,他是斗神,他从来不曾老去。




韩文清的十年荣耀里,无论身处何种境地,他始终未曾退却。在更多的时候,他只是一如既往的提起双拳,一如既往的砸开所有桎梏,一如既往的直面所有挑战,一如既往的用烈焰红拳给霸图砸开一条通往冠军的路,将斗神的热血沾染上拳套,同时却也无可选择的,以一如既往的姿态直面渐渐老去的现实。廉颇老矣,是所有战士的悲哀,而韩文清在我心里从来都是一个战士,目标坚定,矢志不渝,一如既往,永不退却。面对着下降的手速,韩队会惆怅会悲伤,更会再接再厉重来一盘,面对着骤然退役的老对头,他会痛斥一句“没出息”,为什么痛斥?为了叶修状态下跌退役逃避?不,不会,有问题的是嘉世,从不是叶修。文清大大的怒斥,更多或许是在指责自己多年的宿敌竟然被自己的战队排挤到退役吧?好比“这么多年我都没能打怂你,你反倒被自家队员打怂了,没出息”的抱怨,所以他才会在全明星上以一种少有的讥诮姿态,嘲弄拿着自己宿敌账号的孙翔吧?也正是因此,在看到那一记熟悉的龙抬头时他才会失态到不顾场合,因为那是宿敌给他的答复,离开只是暂时的,王者终将归来。于是他才会“瞪着”摄像机说出那一句“我等你回来。”等你回来,再战一季,再战十年。他是拳皇,最强硬,最执着,最勇往直前的拳皇,拳皇不甘老去,于是将岁月一并击倒在烈焰红拳下。



而王杰希,他背负的或许比叶神和文清大大都要沉重。


斗神的战矛刺穿了天穹,点亮了嘉王朝的辉煌,哪怕后来嘉世在内部矛盾和驱逐了叶神之后颓废过,但邱非也已经用或许稚嫩的肩膀扛起了新嘉世的未来,嘉世没有倒。


兴欣则是一个新生的战队,充满了生命力和创造性(容我臆测一下创造性大半该归功于脑回路超神的包子和学术宅罗辑?),不管是在战火中成长起来的唐柔,包子,罗辑,或是找到了正确方向并不懈前进的小乔,莫凡等一干新生代,还是昔年黄金一代的沐橙和转型之后再封神的点心大大,他们足以撑起兴欣的明天。


霸图倘使没有了韩文清,还有战术大师张新杰,弹药专家张佳乐(求别提幸运E,乐乐可是世界冠军!),还有新生代的小将宋奇英,霸图离开了韩文清或许会艰涩难行,但当小将们磨砺之后依旧会迎来新的辉煌。


然而微草拥有的,从头到尾都只有一个魔术师,如果说斗神不曾老去,拳皇不甘老去,那么魔术师则是不敢老去。倘魔术师老去,微草的光芒何在?书中说轮回是一人战队,但枪王身边有无浪的九点水牌贴心翻译,第十赛季更是有了带着一叶之秋跌跌撞撞却显而易见成长的羊习习(原谅我一提到轮回画风就严谨不起来orz…轮回痴汉团的画风实在太魔性QUq…)。然而微草的一切,在治疗之神退役后,无可避免地压在了魔术师的身上,微草变成了某种意义上真正的“一人战队”。杰西卡大大已经为微草牺牲了太多,从封印最擅长的魔术师式打法,对新人额外的关注,到在新秀挑战赛上刻意输给小高,与其说王杰希是微草小辈们的好爸爸,不如说他是微草这支战队的父亲,他为了微草的未来和明天做到了一个队长该做的所有,也超出了一个队长能做的所有。理应锋芒毕露的魔术师,为了微草磨平了所有棱角,他将自己彻头彻尾的献祭给微草的未来,区区微草,生于毫末,毫末之草,可以成原,然而毫末之草成原的代价,却是将魔术师死死的桎梏捆绑,甚至可以说,魔术师用心血浇灌出了微草成原的同时,微草也束缚住了魔术师难以捉摸的扫把。


小周给叶神的评价说,他是一个伟大的选手,那么我给叶神,韩队,和杰西卡大大的评价是,他们三个都是伟大的队长。


曾有一个人,将所有温柔包容藏在嘲讽的虚胖脸后,将所有坚韧强悍潜藏在小肚腩下,有他在,哪怕面对再多苦难,我们依然无所畏惧。(我真的是叶神真爱粉!看我真诚的眼睛OvO)

他为了嘉世的未来愿将自己的光芒埋没雪藏。

他为了兴欣的明天昼夜不辞地鏖战在最前线。


曾有一个人,将所有坚韧强悍刻在脸上,他是天生的战士,执着是他与生俱来的拳套,随他一起击碎所有桎梏。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十年荣耀,一如既往。

十年宿(真)敌(爱),一如既往。(好像一不小心暴露了什么?OvO)


曾有一个人,眼底能盛下满天星光,他却选择用双(大小)眼中坚定的眸光,注视着一株幼苗缓慢而坚定地成长。

王杰希和他的王不留行,就这样无可阻挡的扛着微草向前飞去。

微草的成长,是魔术师一生中最骄傲的魔术。


他们如此强大如此坚韧,将自己的战队和队友护在身后,无畏的直面一切非议,挫折和磨难,无畏的承担所有恶意,指责和伤害。何其有幸,遇到了他们,何其不幸,我们只能隔着纸张,在词章句读中描摹寻觅他们的风采。


无论握在手中的是鼠标,是战矛,是扫帚,是拳套,是香烟,是钱包(orz),还是千机伞,无论脸上是严肃,是懒散,是温柔,是嘲讽,是战意,还是大小眼(orz),他们都是我心中最伟大的队长。


全职里最爱的是叶神,最崇敬的是韩队,最心疼的就是魔术师。一直想看看,他们年轻时的故事,那时的叶修大大是网游里和秋木苏一起叱咤风云,引起无数血雨腥风的一叶之秋,那时的叶修大大是嘉世受尽万千宠爱,一柄(张)战(毒)矛(嘴)横(嘲)扫(讽)全联盟的斗(脸)神(T)小队长;那时的老韩还是小韩,依旧冷着一张鬼神退散的钱包脸,在心里默默干死那个跳脱无耻没下限,又璀璨到灼人的嘉世小队长,手下还一如既往的做着基础练习,最终以一双烈焰红拳(天知道我多想打烈焰红唇OvO)终结了嘉王朝的荣光;那时的王杰希还是初入联盟的最佳新人,在经历了嘉世队长的嘲讽和霸图队长的恐吓之后被刷新了三观,开着王不留行走上了诡变难测的魔性路线,自由的驰骋在荣耀的战场……


那时的他们如此稚嫩而快乐,没有清明节,南山公墓孤坟前的一束鲜花一地悲伤,没有被嘉世驱逐后的一身失落一袭风雪,没有兴欣之火点燃前的一脸疲惫一怀艰辛,没有面对每况愈下的手速训练成绩时难以遮掩的失落不甘和怅惘,没有看向后辈时满眼的担忧牵挂和疲惫。当年锋芒毕露的他们,终归是无可避免地被时光和苦难磨砺成了我们熟悉的模样。感谢虫爹,感谢命运,让我遇见他们,遇见并痴迷于他们身上最夺目的光芒。


心怀荣耀,即战无不胜。


评论 ( 5 )
热度 ( 21 )

© 庭燎 | Powered by LOFTER